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书摘】慕勒小传(下)  

2011-03-16 08:54:36|  分类: 见证如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得前书五章七节)

     一八三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慕勒在花园中散步,默想着希伯来书十三章八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慕勒默想到主耶稣不变的爱和能力、智慧等,慕勒不期然地对自己说:满有爱和能力的主耶稣已经供应了我所需要用在孤儿身上的一切,他将同样地会以不变的爱和能力,供给我将来所需要的一切。当慕勒察觉到我们所敬爱的主是永不改变的时候,他的心的深处仿佛涌出了喜乐的泉源。
     到了一八三八年秋季,慕勒开始觉得,应当让同工们共负这个责任。凡参加工作的人,应当有分于祷告,这样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益处。为着神最高的荣耀,他们应该晓得需要之切,和拯救之真,使他们能够将一切尊贵、颂赞归与他的名。于是他召集了在工作上有分的弟兄姊妹们,把内幕告诉他们,全无隐秘。他一面告诉他们,目前所处的窘迫情形,另一面吩咐他们,不要灰心,他深深相信,帮助就要来到,他叫他们与他一同祷告。同时他也订定几条处理事务的不变原则,时常加以提醒,便如手头无款时,决不添购任何物品,然而又有规定说,决不容让孩子有任何缺乏。与其叫孩子忍受饥饿,寒冻,倒不如停止工作,遣散他们。任何需要,都不准告诉外人,免得构成募捐嫌疑,唯一倚赖的乃是永活的神。他恳求他们每日每时,都与神维持美好的交通,免得他们的不信和不服,拦阻自己祷告的能力,拆毁他们中间的同心合意。
     一八四○年八月间,这个祷告的内圈再予扩大,使在日校工作的弟兄姊妹也能参加,然而同样的原则予以严格的执行,即不准把任何孤儿院的需要告诉外人。
     这样作,带进了更大的祝福,尤其帮助了同工的弟兄姊妹。他们联合献上恳切相信的祷告,只有神知道有多少工作的成效,是由于他们的信心、代祷和舍己。许多危急因着他们的奉献得以解脱,他们所能献上的纵然不多,所付的代价却非常之重。他们所给的,有时如同寡妇的两个小钱一样,投上了他们养生所有的。不只最后一文已经摆上,甚至首饰珠宝,祖传珍品,久藏美物,都如马利亚的玉瓶一般,打碎在主耶稣的脚前,当作甘心的祭献在神的坛上。他们把一切节省下来的都献上,而且时常超过自己的能力,把所能俭约的奉献给主,好叫神的家中有粮,他的小子不至缺乏。所以这个工作,不但是慕勒的事奉,也是他们的事奉。因为这样的施舍,他们都在祷告上找到新的力量、把握和祝福。正如他们中间的一位所说:"除非我先献上所有,我觉得不该有何祈求。"
     他们有同一的心灵,同样的脚踪。某次有一位绅士偕几位贵妇参观孤儿院,见有这么多的孩子需要照顾。内中一位贵妇,问男孤儿院的保姆说:"当然他们不能维持这些工作,除非他们有充足的存款。"那位绅士也接看说:"你们总有很丰裕的存款吧?"保姆安祥地回答说:"我们的款项都存在不能倒闭的银行内。"这样的答复,引出贵妇的眼泪,也汲出绅士的五镑。这是一笔十分需要的捐助,因为当时手上已无分文。
     一八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慕勒刚从德国回来。工作上遭遇极大的经济窘迫。他接到一位时常捐助孤儿院的弟兄来函说:"你所负责的工作有否急需?我知道你从不求人,只仰望你所事奉的主,可是答复人的询问,似乎有点不同,而且是正当的。我愿意晓得你目前的工作上的经济状况,因为你若没有急需,神的工作的别个部门或别的百姓也许正有需要。请你通知我需款若干,你目前需要多少,或者将来盼望多少。"此时慕勒手上只剩二十七辨士,有数百孤儿需要供应,然而他覆信说:"我感激你的爱心,同意你的意见,即问人要款和答复询问,确有不同,可是在我们这一边,我觉得没有自由可以向你报告我们的经济状况,因为在我手里工作的主要目的,在乎领导一些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与神交涉是可能的,其中确有其事。"复信付邮后,慕勒立刻向永活的神祷告说:"主阿,你知道为着你的缘故。我没有把需要告诉这位弟兄。现在,主阿,求你再一次的显明,单向你吐露我们的需要,是行得通的。所以求你对这位弟兄说话,使他会帮助我们。"神感动这位弟兄送来一百金镑。款收到时,慕勒两手正已空空。
     一八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慕勒的日记上有一段特别的登载,说法十分简单,如同婴孩说话一般,但是可说字字非常宝贵:"为着表示他的不断看顾,主替我们兴起新的帮手。凡倚靠主的人,必永不惊惶。有些人帮忙一时,就在主里睡了,有些人事奉主的心渐渐冷淡了,有些人纵然仍愿意帮助,却不能继续了,也有些人另有安排,觉得别有呼召。惟有倚靠神,单靠永活的神,我们就超脱失望,超脱弃绝,任何死亡缺乏,爱心冷淡,或者另有呼召,都不能影响我们。何等宝贵,我们能够有所学习,甘愿在这世上单独与神站立,并且深知我们不致缺乏任何好处,只要我们行事正直。"
     一八四一年秋季,神乐意赐给他们一个信心的最重大试验,情形较已往任何时期来得艰难。数月前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然仍不断献上,帮助却有时似乎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特别的恩典,慕勒和他的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和他的同工们的确蒙神托住,他们毫不动摇,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辨士,他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是我必须给你。"谁知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辨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辨士,来预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辨士。待打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辨士刚合所需。由此可见,这个辨士是天父所预备的。
     同年十二月间,慕勒觉得公开聚会和常年报告,都应当延期,证明他们是单倚靠神的。在极缺乏的中间,他们采取了这个步骤,一八四一至四二年的常年报告晚出五个月。人们或者会想,神必定立刻奖赏这种勇敢的信托,可是奇妙得很,慕勒的信心从未受到这样严重的试验,像一八四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至翌年四月十二日所遭受的。在这四个月内,神似乎再度申明:"我现在要试看你果真倚靠仰望我否?"迨三月九日情形严重到若无帮助,工作就无法进行。适在那日,有一位住在都柏林(Dublin)的弟兄送来十镑。主的手明显在这馈赠上,因为邮差早先已经到过,并无信件,然而在慕勒的心里,却有一种坚强的把握,知道拯救已在眼前。果然有信送来,内附十镑,原来该信误投邻屋。在同一个月内,有一餐迟开半小时,因为缺少供应。这种情形已往从未有过,以后也极其稀罕、纵有数千口天天需要喂养,供应却从未断绝。
     一八四五年七月间,慕勒回顾试炼的日子,这样见证说:"纵然约七年之久,我们的款项非常涸竭,手头很少有款可以供应孤儿三日之需,我的灵里却只有一次真受试炼。在一八三八年九月八日,第一次主似乎不听我们的祷告,但是当他在那时赐下帮助时,我看出这不过是试验我们的信心而已,我们如此缺乏,并非因他放弃了这个工作。我的心灵因此得到坚固和鼓励,从此非但能一直信靠主,而且就在极其贫穷的环境中,也毫不沮丧。"

  第七章 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希伯来书六章十五节)

     一八四五年十月后,慕勒清楚主有引导,要自建院所。威尔逊街上的居民抗议孩子们的噪音,尤其在游戏时的喧嚷。并且空场太窄小,不敷孤儿应用,排水设备太简陋,不合卫生条件。最好能有大片空地,可以耕种,使男孩们有户外工作的机会。若能找到合适的地址,建筑合用的房子,各方面当大有益处。但是相反的理由,也同样经过仔细考量!要觅地自建,需要大笔款项,设计和建造将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神,工作的每一步骤都需要智慧和监督,永久性的建筑物是否与神的儿女的旅客生活相称?不断的祷告带进一种平静安稳的信念,反对的理由都一一抵消。神若是为这项工作,供给了巨大金额,岂不更显示祈祷的能力吗?一块广大之地虽在最初需要数千英镑,但是神的孩子何必泄气,因为天父是非常富裕的。当他和同工们天天等候在神面前的时候,他们的信心逐渐加强,直到满心相信帮助即要来到。不久慕勒对于这件事十分有把握,那所房子似乎已经竖立在他的眼前了,虽则五周之久孤儿院未曾收到一分文。
     同年十一月,他得着他的老友戚伯门(Robert C.Chapman)的鼓励,叫他放心前进,可是却叫他勿忘记逐步寻求天上的智慧,使建院的计划完全合乎神的意念。为建院特别祷告三十六天后,在一八四五年十二月十日收到首笔奉献,计一千英镑。三日后,在伦敦一位基督徒建筑师自告奋勇,愿意负责设计并监工。预计全部购地建屋经费,约需一万至一万五千镑左右,外加每年经常开支数千镑。慕勒一贫如洗,怎敢尝试这种巨大的计划,岂非因他的信心和盼望都在神那里吗?他并非为着自己图谋大事,他所以进行,是因为他深深觉得,神要他这样去作。工程既然如此浩大,他更需要清楚看见神自己的手。因此他不发通启,只偶而向三数位同心的弟兄题起而已。在他每天所查考的圣经上,他得到许多指示和鼓励,好像圣经特别是为他所写似的。例如,在以斯拉记里面,他看见神怎样兴起古列,下诏重建圣殿,并且供给需要。神又如何激动他的百姓,起来帮助那些上耶路撒冷的人。他就对自己说,这位神当然也能,而且必定照着他自己的方法,激动他的儿女,来帮助建院一切所需用的。
     不久他收到两件礼物,一是用外国种子所编成的小口袋,一是用蚌壳制成的花朵,叫他出售换款。最宝贵的,乃是附有一节应许:"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撒迦利亚书四章七节)这句话比任何款项所带给慕勒的鼓励都大。
     现在他开始仰望主引导他得到一个合适地址。找了四周,毫无结果,然而里面深深觉得,不久主就要赐给那个地段,因此在一八三六年正月三十一日的周六晚间,他这样告诉了他的同工们。在两天之内他的思想转到爱希莱丘原(Ashley Down),发现有几个地段十分合用。他两次拜访地主,一次赴寓所,一次赴办公处,都未能遇见,只留下字条而去。他认为其中必有神的旨意,就决定等候明日再说。翌晨,他再访地主,在寓所遇见他。一进会客室,地主就说:"哎,慕勒先生,我早知你的来意。你想买我在爱希莱丘原的地。昨晚我作一个梦,梦见你来买地。那块地原价是二百镑一英亩,但是主吩咐我,不得向你要价超过一百二十镑一亩。你若愿意出这价,交易就算定规了。"十分钟内,合同签定。慕勒指明说,"因着小心跟随主,而不超过他的引导,我得以每亩少付八十金镑。"
     六天后,那位在伦敦的建筑师,正式表示负责一切设计并监工。一周后建筑师亲自来到布里斯托,当建筑师看见这块地,即宣称各方面都合理想。
     直到一八四六年六月四日止,收到建院的奉献二千七百余镑,相差所需甚远。但是慕勒觉得在神自己的时候,必有充分的供给。他已经为着建筑新院等候在神面前二百十二天,他决意继续等候,直到全数都已到手。六月六日他收到奉献两千镑,翌年正月二十五日又接到两千镑。因此在七月五日建筑工程就开始进行。六个月后,等候在神面前已经四百天,因祷告而得到的款项有九千镑之多。新院将告落成,可以收容三百三十名孤儿一万一千镑已经用去,尚差数千镑。但神的帮助越过了他的盼望,不只款项无缺,连新院神亦都安排了帮手。
     一八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孤儿院的工作开始十二余年后,孤儿们迁往新院。五周后接收新的申请,迨一八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院内已有二百七十五名孤儿,连同服务人员,共计三百零八位。
     孤儿迁入新院不久,慕勒心里感觉不止三百名,应该有一千名孤儿同来享受属灵和属地的恩典。一八五一年还未开始,这种渴望已经长成决心。照着他凡事祷告的一贯习惯,他寻求印证,确知他并非跟随己意,乃是遵行神的旨意。有几点特别使他觉得孤儿院有扩充的必要,许多孤儿的申请无法接纳,大批孤儿急需照顾,当时的贫民院道德沦落,无家可归的孩子迫切需要得着属灵的帮助,同时他自己对扩充孤儿院这件事十分有信心。正月四日收到一笔奉献款计三千英镑,使他得到激动。然而他始终未曾向人题起扩充的事,甚至他的妻子玛丽都不晓得有这个计划,因为他认为要避免一切错误。就得先从神那里直接地接受清楚的光照,不被人的意见所迷蒙。迨圣经知识社(Scriptural Knowledge Institute)第十二期报告,他才透露扩充的计划。可是直到一八五二年五月间,他手头只有三千五百镑,但是他在忍耐等候上,已经学了功课。为着第一院的兴建,他等了二年以上,如果为了第二院,须等更长时间,只要是神的旨意,他也甘心等待。雅各布书一章四节大大地帮助了他:"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
     至一八五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手中已有二万镑。于是第二院兴建,可以容纳四百人。接着有第三院、第四院,和第五院耸立。一共花了四年的时间来兴建第四院和第五院。第四院于一八六八年十月五日建成。第五院于一八七○年一月六日建成。迨一八七○年全院已能收容二千个孤儿。
     神的信实始终可靠,他的供应永无断绝。某次手中无款可为孤儿预备早餐,忽有人在餐前来院,奉献捐款,足供当前急需。这件事记在报告上,证明神的信实,及时供给需要。不久这位奉献的弟兄前来,亲自述说经过情形。那天早餐前,他有事赴布里斯托办公室,途中忽然想起,应该赴孤儿院,馈送一些捐款。于是转身向孤儿院走了四分之一里,后又停步自念,何等愚蠢,放弃待办公事,奉献可待他日。遂再转身向办公室走去,但是不久又觉得必须回头。他就对自己说,孤儿或者现在正有需要,神若差遣我去帮助,我岂可让他们缺乏?这种感觉非常有力,使他再转身朝孤儿院去,直到把奉献交出为止。慕勒的批语乃是:"正像我慈爱的天父所作的!"

  第八章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诗篇四十三篇五节)

     一八七○年二月六日,慕勒的妻子逝世。二月十一日,葬礼举行时,数千人参加追悼。慕勒亲自在葬礼聚会上讲话。慕勒读的经文是诗篇一百十九篇六十八节:"你本为善,所行的也为善。"他称赞妻子玛丽贤淑和清心爱主,是神赐给我的配偶,是孤儿们的母亲。葬礼聚会完,有一千二百个孤儿随着大家步行到坟地,悼念母亲之情,令人感动。
     一八七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慕勒续弦,继室为苏撒拿(Susannah Grace Sanger)。他们早在二十五年前,已在基甸教堂(Gideon Chapel)认识。
     一八七六年三月,慕勒这样作见证说:"有什么理由叫我们忧闷呢?一个正常的基督徒,可以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来告诉我们的神。不管我们的需要何等多、我们的难处何等大、我们的指望何等小,我们的责任只是仰望神,结果我们会发现,这样的仰望并不是徒然的,到了神自己的时候,帮助就来了。
     "哦,在我已往的七十年又四个月中,我已经试过几百次几千次,仰望神并没有一次失败的!"
     "当我以为帮助再没有可能来了的时候,帮助就在这个时候来了,神有千万个不同的方法,千万个不同的时间,可以帮助我们。神不受任何的限制。"
     慕勒得救后最初八年,曾五次献身作远方布道工作,但是神似乎一直拦阻这件事。现在他已经六十五岁了,神竟然出乎意料地引导他,环游世界传道。
     自一八七五年三月至一八九二年间,慕勒的大半时间用在海外的布道工作上,见证神是垂听祷告的神。他走遍了美国、加拿大、印度、澳洲、新西兰等地,也到过中国的和其它地方作短期的旅行,总共到过四十二个国家。
     一八八三年间,慕勒从布里斯托搭轮船前往加拿大的魁北克(Quebec),那一次雾很大,轮船停了二十四小时,慕勒对船长说,他是必须准时到达魁北克的。船长说,这是作不到的事。慕勒说,如果你不能叫我按时到达,神有别的方法的。我认识主五十七年了,在这五十七年中,神从来没有一次不听我的祷告。慕勒作了简单的祷告后,神听了他的祷告,雾就消了,慕勒如约到了魁北克。
     一八八五年十一月,当慕勒八十岁时。他进行一生中最长的海外差传工作,航行到澳洲、中国、日本和马六甲海峡(Straits of Malacca)。他特别重视中国的差传事工,鼓励弟兄姊妹要不畏辛苦地到中国传福音。慕勒在日本时,透过翻译,向二千五百个日本人布道。
     他忍受北极的寒冷,和热带的酷暑,经历海中的狂风大浪和陆上的颠波摇荡,受到蚊蚤和老鼠的骚扰。纵然气候、饮食、生活习惯,时常改变,日常工作十分紧张,他却平安度过,不受影响。
     一八九五年一月十三日,慕勒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的继室苏撒拿去世。正如他在第一个妻子的葬礼上讲话一样,他也在第二个妻子的葬礼上讲道。对于一个九十岁的老年人,他表现得如此坚强,顿令参加聚会的人肃然起敬。
     他的身体并非强壮,他所经过的,足以消耗一个钢铁打成的人,一八九七年,当他九十二岁时,他还能说:"我能整天工作,十分轻松,如同七十年前一般。"
     慕勒到老年仍保持着极优良的精神体魄,不间断地在布里斯托与其近郊一带讲道。最后的了结是突如其来的。
  一八九八年三月六日,主日早晨他在爱尔玛路会所(Alma Road Chape1)讲道,翌晚又参加伯赛大会所的祷告聚会。周三晚上他照常出席孤儿院的祷告会。当他与女婿怀特(James Wright)互说晚安之时,全无软弱的现象。周四(三月十日)早晨七时左右,佣人送茶给他饮,叩门不应?推进去发现这位老人倒在床边地板上,已经长眠了。他的离世正如当初"墓窟圣徒"(Catacomb Saints——即罗马帝国逼迫基督徒时,假墓窟聚会的信徒。)所说,死是"生"入属天的生活。他的同工们就在当天下午,聚集在原来的祈祷室内,将这个孤儿院的工作重新交托在那位"独一不死"的神手里,应知道人手虽更易,他的手永远坚定。
  布里斯托从未有一个葬礼聚集了这么多人来奔丧送灵柩的,人们对他的追忆哀悼,全然出乎内心的敬佩和热爱。参加丧礼的人,什么阶层、什么出身的人都有。葬礼于三月十四日星期一在孤儿院第三院举行,一千多个孩子最后一次凝视父亲的慈容。他的女婿怀特在孤儿院主持丧礼聚会,述说了慕勒生前的爱心和信心。然后有数千人加入,集体步行到伯赛大教堂。参加伯赛大教堂哀悼聚会的有教会的长老执事和五十个基督教机构的代表。聚会完更多的人加入,一起步行到阿诺菲坟场(Arno Vale Cemetery),把慕勒的灵柩葬在一个山坡上。

  第九章 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马太六章三十三节)

  回顾慕勒一生的工作,他曾亲笔写过一句话,足以代表他的宗旨:"我乐意献上自己,见证祷告和信心能够完成许多事。"在五十九期的常年报告内,有这个统计:迄一八九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止,日校共有七所,在校学生三百五十四人,自开办以来,全部入学儿童八万一千五百零一人。家庭主日学十二所,当年学生一千三百四十一人,开办以来,全部总数三万二千九百四十四人。另外帮助英国和韦尔斯(Wales)各地主日学二十五处。当年学校开支七百余镑,创办以来,全部开支十万余镑。当年分发全部圣经和新约等,一万五千四百十一本,分发以来,全部总数一百九十八万九千二百六十六本。当年分发圣经费用四百三十九镑,分发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一千零九十余镑。当年帮助布道人员一百十五位,支出二千零八十二镑多,创始以来,全部津贴布道事业款项计二十六万一千八百五十九镑多。当年奉送书籍和单张三百十余万册,支出一千余镑,奉赠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七千余镑,当年孤儿人数一千六百二十人,开办以来全部孤儿人数一万零二十四名。当年孤儿院开支二万二千五百二十三镑多,创办以来全部费用九十八万八千八百二十九镑、总计六十年来全部费用包括各项开支在内,高达一百五十万英镑。
  读当年报告的人,不时发现有一位隐名的捐款人,数十年内不断奉献,记录上只称他为"一个主耶稣的仆人,因着基督之爱的激励,寻求积蓄财宝在天上"如果把这些奉献加起来,迄一八九八年三月一日止,竟达八万一千四百九十九镑十八先令八辨士。这位捐款人就慕勒自己,他将人送给他的或者遗给他个人的款项献上为主所用。他并不投资在地产、银行或铁路上,他投资在神的工作上。他不像许多基督徒只献上十分之一,他的原则乃是除了维持极简单生活的必需之外,全部奉上。他自己的话这样说:"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我能够得到多少,乃是我能够给出多少。"莫怪他离世后个人的全部私产,只值一百六十九镑九先令四辨士,内中一百余镑乃书籍家具等的估价,只有六十多镑是现金,还在等候分送出去。在他的遗嘱里有一段极重要的话,作他最后的见证:"我不得不羡慕神奇妙的恩典,当我是个轻率虚浮的青年之时,就引领我认识了主耶稣,而且他一直保守我在他的敬畏和真理中,并给我极大的尊荣,使我能长久事奉他。"

  第十章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

     有人问慕勒,他事奉的秘诀何在?他回答说:"有一日我死了,完全死了!"当他说这话时,他弯腰几乎碰着地板。"向乔治·慕勒,和他的意见、倾向、嗜好,并意志死了,向世界和它的褒贬死了,甚至向我的弟兄们和朋友们赞斥死了,从此我只寻求怎样能蒙神的悦纳。"
     慕勒生平的事迹。证明他是近代少有的一个认识神的人。他不只在信心上,有了丰富的经历,给了人莫大的帮助,就是在活在神面前、在寻求神旨意的事上,也学了深切的功课,使人每读他日记中那些寻求神旨意的记载,就不能不被带到神面前。他爱神,且敬畏神,活在神面前,遵行神的旨意。他所以能那样有信心,乃是因为他活在神面前,并且他的信心所以能那样有能力,也是在于他明白神的旨意,照着神的旨意而信。他不是凭自己的意思随便相信神。他每要作一件事,都是在神面前,查看动机是否单纯为着神,神的话如何说,神的手在环境上怎样证明,而再三寻求,再三等候,察验再察验,证明再证明,直到清楚是出于神旨息的,方始进行。以下五点,是他每要定规作一件事之前,必查问清楚的:
一、这是否神所喜悦的?
二、这是否神要我作的?
三、这是否神要我在这时候作的?
四、这是否要我在这地方作的?
五、神在环境上是否有安排?
     因着这样寻求神的旨意,他从未限制神,也未越过神,而作了一个与神同行的人,为神的信实作了美好的见证。他虽然死了,他为神所作的见证仍旧在说话。

  第十一章 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十二章二节)

     神怎样将保罗的祷告生活给历世历代的信徒作榜样,神也照样兴起慕勒作祷告生活的榜样。
     神不止听慕勒的祷告,在慕勒的一生中给他一百多万金镑维持他的孤儿院,神还垂听慕勒的祷告,拯救了三万多个灵魂。有的是孤儿,有的不是。他为了他们的灵魂,天天忠心地祷告,有的人他竟为他们祷告长达五十多年,慕勒笃信他们至终会得救。有人问慕勒他站在什么立场能这样地深信不疑。慕勒答道:我一直努力履行五个条件,我因此有把握我的祷告会得着答应。
     一、我一点不疑惑我的祷告,因为我知道他们的得救乃是主的旨意。提摩太前书二章四节记载:"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其道。"又约翰一书五章十四节明确指出:"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们。"
     二、我不是凭着我自己为他们祈求,乃是奉着耶稣的名求。(约翰福音十四章十四节)。
     三、我一直坚信神乐意听我的祷告。(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节)
     四、绝不犯罪,因为"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我的呼求。(诗篇六十六篇十八节)
     五、我持久地凭信心祷告,我为一些人祷告长这五十二年,若是主不响应我的祷告,我还要继续祷告下去,因为"神的选民,昼夜呼吁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我们伸冤吗。"(路加福音十八章七节)
     底下是慕勒在一八八○年作的见证,"在一八四四年十一月,我起始为五个人的灵魂得蒙拯救而祷告。我每日都为他们祷告,无论我是在病中,或是在健康中,无论是在海洋上,或是在陆地上,无论有多少沉重的事务临到我,我的祷告从无一日间断过。经过了十八个月,五个人中有一人得救了,我为这一个人的得救感谢神,并继续为其它四个人祷告。再过五年其中又有一个得救了,我为第二个人得救感谢赞美神,并继续为其余三个人祷告。我每日为他们三人的祷告从未中断,又过了六年,再有一个人得救,我为这第三个人得救感谢神,并继续为其余的两个人祷告。直到如今,这两个人仍未悔改信主。在这段期间,神丰盛的恩典,仍然应允了我一万件的祷告。一直到一八八○年,我每日仍为这两位未得救的人祷告。祷告至今已经三十六年了,他们两个仍未得救。只是我的盼望仍在神身上,我将会继续祷告,并且查看是否得蒙应允,虽然他们至今仍未蒙恩得救,但是,只要我继续祷告,他们将来一定会得救。"
     慕勒于一八九八年三月十日逝世时,这两位慕勒朋友的儿女仍未得救。到这时候,慕勒已经为他们祷告了五十二年,甚至慕勒在临终前一日还为他们祷告。但是慕勒被安葬不久,神就引领这两个人蒙恩归主。在得胜者凭信心的祷告中,永远没有难成的事。当神立刻回答慕勒的祷告时,慕勒就立刻感谢神,归荣耀给神。当神的回答未来时,慕勒就继续祷告下去,一直到有答案为止。
     在慕勒的身上,祷告的声音一直伴随着他的一生,一直没有停止过。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