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书摘】迈尔小传(中)  

2011-04-19 09:26:15|  分类: 见证如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迈尔小传(中) - heheaiyesu - heheaiyesu的博客
 第四章 在莱斯特的日子

一八七四年初,英国中部的城市莱斯特(Leicester)的维多利亚路(Victoria Road)浸信会教堂的牧师海格洛夫特博士(Dr.Nathaniel Haycroft)逝世。那间教会的执事们发信到约克给迈尔,说他们有人到约克时,听过迈尔讲道,决定聘请他担任维多利亚路的浸信会牧师。这是一个富有的和具影响力的教堂,他们付给迈尔的年薪为四百二十英镑。

一八七四年八月,迈尔辞别约克的教会,而在同年九月第一个主日开始在莱斯特维多利亚路浸信会教堂讲道。假若迈尔担任一个常规的牧师,他就能长期与那教堂的执事们保持和谐的关系,但是受到了慕迪深刻影响的迈尔,不能不关心失丧的灵魂,不能不惦念那些从教堂门口走过的千万迷失的罪人。迈尔从慕迪学到的一些作法,在浸信会的传统人士看来,是新奇的。迈尔要求决志的人要作出表示,或站起来,或举手,或到讲台前来,在当时的浸信会执事们看来,是鲁莽的和无礼的,有别于英国的绅士作风——端庄和矜持。

迈尔和执事们的分歧,在四年后,终于表面化,在一个主日晚间聚会时,有一个富裕的执事暴跳如雷,对迈尔说,我们不能再这样搞下去,这里不是福音商店。迈尔发觉在这教堂继续服事下去,没有办法尽传福音的责任,就决定辞职。一八七八年五月五日,迈尔在维多利亚路浸信会教堂讲最后的一篇道。

许多教堂听到迈尔离开维多利亚路教堂,就争相聘请迈尔去担任他们的牧师。内中有一间教堂,是英国北部城市谢菲尔德(Sheffield)格洛索路(Glossop Road)教堂;该教堂在规模上与维多利里路教堂相似。迈尔就有意接受该教堂的聘请。当迈尔在夜间持着接受聘请的信,要到邮政局去投寄的时候,在邮局门口碰着一位拉斯特(Arthur Rust)弟兄。

拉斯特挽留迈尔,劝他不要离开莱斯特,说有一群弟兄姊妹要另外成立一间教堂内中有十五名商人可以保证迈尔每月的新俸不致短缺。在拉斯特的劝说下,迈尔没有把信寄到谢菲尔德去。

一八七八年五月十二日,迈尔在弟兄们借用的地方讲了第一次道,引用以斯拉记八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那时我……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神面前克苦己心,求他使我们和孩子,并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我们神施恩的手,必帮助一切寻求他的,但他的能力和忿怒,必攻击一切离弃他的。所以我们禁食祈求我们的神,他就应允了我们。"

在迈尔的带领下,弟兄姊妹们同心合意地兴旺福音,每周有三次的露天布道聚会。

五个月后,即一八八一年七月二日,这个临时性的聚会开始在自己建造的教堂——墨尔本堂(Melbourne Hall)聚会。那一天,可以容纳一千二百人的墨尔本堂,挤满了二千人。接下去几星期,每主日作礼拜的,也有一千四百人。再过不久,会众的人数增加到二千人。

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墨尔本堂的事工——神迹。迈尔也很关心酗酒的酒徒,他参与了戒酒的事工,即蓝丝带运动(The Blue Ribbon Movement)。他在助手的配合下,每逢星期六晚上,就把一些醉酒醺醺的酒徒,送回他们家里,并把他的名片和福音单张插入他们的衣袋,邀请他们到教堂听福音。
有一天,有一个经常参加聚会的女孩子来找迈尔,说她父亲第二天刑满出狱,她害怕父亲再与坏人为伍,她希望迈尔在监狱门口接她父亲,带领她父亲信主重生。第二天当迈尔在监狱门口守候的时候,被释放的犯人没有出现,原来他被送到另一个收容所。

迈尔一深入调查,发现被监狱放出来的犯人,接着又被送人官方的收容所(The Public House)。迈尔对英国官方这种作法很有意见,他认为这不啻把一批批犯人从监狱前门放出去,然后再把犯人从后门接进来。他把官方的收容所,视为监狱的后门,事实上这些被释放的犯人,除了收容所之外,实在也无处可去,没有地方可以找到工作,也没有人肯雇用他们。
迈尔对这些犯人顿生悲天悯人之心,他认为应该给这些犯人一个新生的机会,他立刻去见典狱长华克(Miles Walker)。他向华克请求,让他每天早晨到监狱门口接刚释放的犯人,他会带他们到附近的威尔福咖啡厅(Welford Coffee House)吃一餐,然后和他们商讨前途的问题,尽自己所能的提供就业机会,及用话语勉励他们。

迈尔当初没有想到,这一个挽救释囚的事工,会成为他日后最沉重的负担之一,却也同时成为他最大的福份之一。迈尔坦承他曾后悔承担这项苦差事,他说:"我不得不坦白,我不止一次后悔我对典狱长作出的承诺,而希望我永远不去沾释囚的事。我必须承认我确实有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包括释囚的粗暴作风和反应,自己教会的信徒对我的诧异看法和误解,直至我认识到怎样才算是耶稣基督的奴仆时,即不在意别人所说的和所想的,只遵行他的旨意,只讨他的喜悦。"

第一天早晨,全体被释放的犯人都同意与迈尔共进早餐。迈尔在墨尔本堂牧养年间,前后共邀请近五千名释囚共进早餐。许多犯人被他带领信了主,也有的尽管迈尔苦苦相劝,仍然执迷不悟。由于许多释囚找不到工作,迈尔便组织一个洗窗队,专门为人擦洗门窗,不久迈尔又经营劈柴生意。他又为这些释囚成立了一个储蓄银行,甚至为他们成立员工宿舍,使这些人有落榻的地方。

莱斯特的市民不能臆测这个花样百出的牧师下一步棋是什么。他们看到街上贴出的告示有:迈尔——劈柴商人,迈尔——洗窗服务。

前文说过,迈尔是戒酒运动——蓝丝带运动——的积极推动者。在被释的囚犯中,不乏酒徒,有一次迈尔劝一位嗜酒如命的酒徒戒酒,但那人在未出狱前曾发下誓愿,出狱后一定要先喝一大杯啤酒。迈尔对那酒徒说,你知道你是因酗酒犯事入狱,这样的誓愿是很坏的誓愿。如果你现在再签下一个誓愿,喝了这杯啤酒后,从今以后,滴酒不沾,我就买一大杯啤酒给你喝。那酒徒很贪婪地喝了一大口酒后,再喝多两口,就说,这是我平生所喝的最难喝的啤酒,请拿誓愿书来,我立誓今后不再喝酒。他戒酒后不久,就悔改得救。

迈尔在每天凌晨,都匆匆跑到莱斯特监狱的门口,然后带着两三个犯人,到附近的威尔福咖啡厅共进早餐,以便把犯人带入新生活,这时期有一个莱斯特的小学生,叫波奇(Harold Pochin),看到迈尔牧师,不止是在讲台上说些道理而已,而是那么有爱心地帮助人,挽回失足的人,心里非常感动。波奇回家后,对他母亲说,我希望长大后,也成为另一个迈尔。波奇长大后,果然到法国的监狱,作囚犯的工作,带领他们走上新生,曾向二十五万个释囚作心理辅导及传扬福音,许多释囚因着波奇走上了新生。迈尔并不知道自己所树立的属灵的榜样,产生了这么宏伟的果效。迈尔是在三十六年之后,即迈尔七十六岁时,接到波奇写于一九二三年九月七日的信件,才知道波奇曾受他的影响,继承了他这方面的职事。

挽救释囚的事工,很自然地就带进了防范罪案的事工。透过和囚犯的谈话,以及和他们交换心得,迈尔得出结论,必须为有犯罪倾向的儿童作些工作,以免他们走入歧途,成为罪犯。迈尔为一些流落街头的孩子,租了一座房子,并找专人照顾他们。这座房子因着主的爱,变成了孩子们的家,而迈尔在这群孩子中,俨然是一个慈爱的父亲。这些孩子长大后,仍一直怀念着迈尔。迈尔对神是这么忠实,一个牺牲又带来一个牺牲,一个服事又带进另一个服事,有时候他忙得没有时间陪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是对于迈尔庞大的开支,神一直纪念迈尔的需要。每一天早晨迈尔先生在释囚的员工宿舍有祷告聚会,然后到威尔福路(Welford Road)的监狱去,陪着新释放的囚犯到威尔福咖啡厅。

迈尔的口袋里一直是充足的。有一次迈尔急需一百英镑,那天早晨他拆开的第一封信,里面正好是一百英镑。迈尔从来不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因为迈尔知道,神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并且他永不误事!

第五章 在开西聚会供应生命

墨尔本堂的牧师迈尔的名声,逐渐为英国各地的人所知道。来访的客人也不少,内中就有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的创办人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迈尔更是从戴德生得着属灵的帮助,迈尔叙述戴德生到墨尔本堂的情形:
"我记得清清楚楚戴德生第一次到我的教堂来的情况。他走上讲台,打开圣经说,朋友们,我把我一生的座右铭送给你们。然后戴德生翻到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二节:你们当信服神。页边上的注解是,你们当有神的信心。但是戴德生说,这节经文的意思是,你们当信靠神的信实。戴德生继续说,我的生活一直变化无常。有时候我能信有时候我信不来,但当我缺少信心时,我认定神的信实是可以信靠的。经上又记着说:我们即或不信,神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有时候我为一件事向神说,神阿,这一次我无法相信你,我不能相信这一次你会带我度过经济的难关,但我信靠你的信实。每当你停止想到自己的信心,而学习像撒拉一样以神为信实的,你的信心不知不觉地就来了,你变成坚强了。"

随着戴德生之后,到墨尔本堂来访问的,有剑桥七杰(The Cambridge Seven)中的两位斯丹尼·史密斯(Stanle)和查理·斯托德(Charles Studd)。迈尔对斯丹尼·史密斯和查理·斯托德的到访,作了详尽的记述:

"斯丹尼·史密斯和斯托德到墨尔本堂访问,在我的一生中,开创了新纪元。在这之前,我的生活是起伏的和不稳定的。我注意到这些年青人,有一些东西是我所没有的,在他们里面经常涌出安息、能力和喜乐。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一个十一月的早晨,我和这几位青年人的谈话,对我的一生产生了重要的.长期的影响。我问斯托德说,你我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你天天喜乐,而我好像受到捆绑似的。斯托德回答我说,迈尔先生,绝不可能有一件东西是我所有的,而你不能有。我问他,我如何才能得者?斯托德接着问我,你曾否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主?我登时被他问住了,无话可答。因我知道奉献这问题是我挣扎了很久的一个问题。

"什么时候我坐在主的桌前,拿起饼和杯,奉献的问题又出现在我面前,我若去参加培灵的聚会,追求在灵命上进入更深,奉献的问题也拦住了我的去路。在奉献这一点上,我向主防守得很坚固。在那一个值得纪念的晚上,我跟神摔跤,起初我不愿意放弃那是一个艰苦的挣扎。但我觉得我必须在当晚,弄出个结果,我或完全投降或完全不投降。我遇到了主。我在我的房间里跪下。我把开我心门的一大串钥匙交给主,却留下开我心中内室的钥匙不给主。那一个内室是为着自己保留的,那里主没有地位。这种不彻底的奉献所带来的后果是:在事奉上缺少能力、缺少信心、缺少喜乐、缺少平安。当我在那天晚上把最后一把钥匙交给主,把自己彻底奉献给主,学会了对主说'是',主的喜乐顿然间充满了我心。从那一晚开始,我常对主说'是',让他在我身上有完全的主权,成为我生命的主宰。"

据说全世界最美丽的景色,是从开西(Keswick)的圣约翰教堂(St.John's Church)的台阶往德望瓦特(Derwentwater)远眺,那美丽的景色实在令人心旷神怡。

但对于那些虔诚爱主的人来说,开西聚会(Keswick Convention)更加令人向往。每年七月有一个礼拜,总是有五六千人,从世界各地来参加开西聚会。神也特别使用开西聚会,有人称开西聚会是灵命很深的聚会。开西聚会的信托委员们(The Keswick Trustees)。一直打开眼睛,四处寻找有属灵份量的人,好让这些有份量的人,站在开西的讲台上,去供应生命给参加开西聚会的弟兄姊妹。

一八八七年开西信托委员们,一致通过决议,邀请迈尔到开西聚会讲道。
迈尔作为一个年轻的牧师,当年才四十岁,曾参加过很多讨论圣灵问题的聚会,但从来没有人曾带给他得胜的信心,他只好承认他未曾得着圣灵的能力。下面是迈尔的见证:

"那是个难忘的晚上,在开西有一个祷告聚会,大家同意从九点祷告到十一点若有必要,祷告聚会或许可以酌量延长。祷告的目的,是专门为着圣灵的充满。他们当中有几个人,在当晚的祷告聚会中起了争论。有些人为了圣灵的看法问题,争得面红耳赤,由于我第二天要讲道。当晚又太疲倦,不想再卷入不必要的争辩,就走出教堂,离开开西小镇,到附近的一座小山。我边走边祷告说,我的神阿!今天在这个小镇里,如果有一个人需要圣灵的能力,那个人就是我。我需要圣灵,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得着,我实在太疲倦了,再也不能支持下去了。接着有一个声音对我说,正如你从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获得赦免,照样地,你从永活的基督得着圣灵。你得着圣灵是因着信,和你感觉喜乐与否毫无关系。因着你的信,圣灵已经在你里面。

"我于是转身向着主说,主阿!正如今晚我吸入夜空中的新鲜空气,我也照样吸入你的圣灵,到我全人的每一部分。我当时不觉得有人按手在我头上,既没有发光的火焰,也没有从天上发出的响声,单单是信心,既没有情感的冲动,也没有情绪的波动,我就这样领受了圣灵。自从那次领受了圣灵,从此我陆续不断地领受了圣灵。

"当我下山时,那试探人的魔鬼对我说,我根本没有领受到什么,说那都是我的幻觉。我回答仇敌说,虽然我不能凭着感觉,我信靠神,神是信实的!"

第二天早晨,迈尔灵里平静,这经历太实在了,太清楚了。从那时候起,迈尔对自己的经历,不再置疑。迈尔并帮助年青的同工们,要靠善信心去领受圣灵。迈尔对同工们说,如果你凭感觉,今天有感觉,到了明天没有了感觉怎么办?若今天是靠信心,就是明天,或将来任何一天,没有感觉,也无关紧要。迈尔甚愿同工们分享圣灵的能力,并要同工们为着其它信徒,寻求更大的圣灵的能力。

当迈尔站上开西聚会的讲台的时候,会众立刻觉得他有圣灵的能力。他不是在讲神学的课程,也不是在剖析基督教的教义而是在供应生命。他第一次站在开西聚会的讲台上,就立刻得到恩膏的涂抹。

迈尔第一次成为开西聚会的讲员,就立刻被开西聚会的同工们拥戴为他们属灵领袖。迈尔非但成为开西聚会长期的和固定的讲员,并且被延揽为信托委员之一,成为开西聚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第六章 在伦敦的日子

一八八七年底,伦敦的摄政公园教堂(Regent's Park Church)邀请迈尔为该教堂牧师。对于迈尔来说,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莱斯特的墨尔教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另一方面迈尔心里有清楚的负担,到伦敦去服事神的儿女。

一八八八年初,墨尔本堂的信徒为迈尔举行欢送会,莱斯特的市长汤玛斯·赖特爵士(Sir Thomas Wright)也列席参加,欢送会上泪光闪闪,离情别绪,十分感人,弟兄姊妹十分怀念迈尔这些年间的牧养和服事。

迈尔来到伦敦的摄政公园教堂时,信徒们知道他是《基督徒报》(The Christian)的撰稿人迈尔的,还多于知道他是墨尔本堂的牧师迈尔。迈尔在《基督徒报》连载了两个圣经人物,第一篇是《雅各布故事新编》(The Story of Jacob Retold);第二篇是《约瑟的故事——从深坑直至宝座》(From the Pit to the Throne)。迈尔把这些圣经人物灵程生活予以介绍,每周在《基督徒报》发表,逐渐引起广泛的注意,迈尔从此成为圣经人物系列的传记作家,并以擅长抒写圣经人物,而扬名全世界。

当迈尔甫踏入摄政公园教堂时,该教堂的属灵光景陷于低潮。迈尔在他的第一篇讲道中指出,虽然前面的路充满困难,但我深信这教堂将焕发青春的活力,成为成千上百人的培灵中心。我们具备了四个蒙神祝福的因素:一群同心合意的信徒;一座适当的聚会场所;一个荣耀的福音,以及与我们同在的圣灵。

经过了迈尔四年的牧养工作,摄政公园教堂成为一个充满生机和圣灵同在的教堂。

迈尔身为开西聚会的主持人,深为基督教各宗派的敬重,他又是《基督徒报》的撰稿人,其著作也为各教会信徒所阅读。他觉得他的事工不应该只局限于浸信会,他必须突破宗派的藩篱。上述这些只是迈尔个人的感觉,并不是迈尔离开浸信会的摄政公园教堂的原因。迈尔一直与浸信会同工们的关系良好,从迈尔在后来重返摄政公园教堂得着证实。

一八九二年七月,迈尔突然向同工们宣布,他将转任伦敦威斯敏斯特桥路(Westminster Bridge Road)的基督教堂(Christ Church)的牧师,成为豪尔牧师(Rev.Newman Hall)的继任人。

迈尔解释说,他转任基督教堂的牧师,不单单是因着豪尔牧师的好意和愿望,而是看到基督教堂的全体长执们都一致同意邀请他,并对他表示出殷殷的爱心和亲切。迈尔接着又说,他接受这份职事,并不会为已往坚持的原则作出牺牲和让步,因为基督教堂愿意提供一个受浸池,同时绝不干预我遵循的信仰的原则。迈尔离开摄政公园教堂时,该教堂正好大大蒙福,会众挤得水泄不通,迈尔的离开确实令许多人惊异不已。

基督教堂名义上是圣公会的,但在行政上却是独立的,所以才会迁就出身浸信会的迈尔,特地添设了一个浸礼池。迈尔开始主持该教堂时,每主日只有约一百人来作礼拜,但在两年后,二千三百个座位的教堂,座无虚席。迈尔组织儿童团契、妇女团契、青少年团契、弟兄团契等。弟兄团契(The Men's Brotherhood)成为推动基督教堂成长的主力。

一八九三年十二月第一个主日的下午,迈尔召集成年的男士们参加第一个弟兄团契。参加聚会的人陆续到达,到聚会开始时已达二百人,内中有六十名签名将长期参加。参加弟兄团契聚会的人非常投入,没有多久,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自己专一的聚会。这些弟兄团契视迈尔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他们不再称呼他迈尔牧师,而改称他迈尔弟兄。

弟兄会(The Plymouth Brethren)常称呼他们的领袖为达秘弟兄,而伦敦基督徒团契中心则称呼史百克(Theodore Austin Sparks)为弟兄。但是一位浸信会的牧师迈尔赢得弟兄这样的称呼,竟然毫不在意自己牧师的身份和称呼就是迈尔与众不同之处了。

有一次,有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酒徒,参加了主日下午的弟兄团契聚会,并在聚会中蒙恩得救,自此生活上有了重大的改变。在人生的航海中,迈尔不啻是一个领航人和船长(The Skipper),许多释囚都作同样的见证人,说迈尔如何带领他们归向基督。迈尔的船长的称号,在伦敦的低下层的市民中,相当普遍地被采用,因这些人无家可归、失去指望、寂寞孤独的时候,得到了船长迈尔的爱心的照顾。

迈尔在弟兄团契的成就,使他成为英国弟兄团契运动(The Brotherhood Movement)公认的领袖,后来更被推选为英国的全国弟兄团契协会(National P.S.A Brotherhood Council)的主席。当弟兄团契的事工进一步扩展的时候,迈尔在教堂的马路对面开设了咖啡店和俱乐部。有些信徒对于迈尔的作法不敢认同,但是迈尔解释说:"我只是神的仆役,奉差遣去作他所付托的差事。"

第七章 应邀请到美国

一八九四年八月,迈尔应慕迪邀请,到马萨诸塞州(Massachussetts)的小镇北田(Northfield)讲道。北田新建成的大堂,可以容纳二千五百人,迈尔一天讲道一次。但是慕迪只邀请数百名教牧同工来参加聚会,目的是要带领教牧同工进入更深、更丰盛的生命。

一八九七年二月,迈尔访美时,在北田聚会的信息,重点集中在彻底的奉献,以及领受圣灵能力的迫切性。

迈尔发现,美国教会转趋世俗化,举办各种社交活动,包括卖物会等。迈尔反对这些人为的复兴的假像,主张回到神的面前,回到他的话语,回到祷告中,回到圣灵的同在中,这样教会才是真正的蒙福和复兴。

参加北田同工聚会的教牧人员有五百多名,他们好像五旬节那样受到圣灵的洗礼。聚会完他们分奔美国各地,给各地的教会带来祝福和恩膏。

迈尔离开了北田之后,就赶往波士顿(Boston),那里有六千名对生命有追求的信徒等着聆听迈尔的生命信息。接送迈尔又到特勒门大厅(Tremont Temple)对三千名信徒讲道。在聚会中,迈尔代表英国的基督徒,把二千六百英镑交给美国众教会的代表慕迪,美国的基督徒对英国弟兄们爱心的奉献深受感动。

迈尔在特勒门大厅一连有三天的聚会,大厅被挤得水泄不通,聚会被迫推前半小时举行。

迈尔在波士顿最重要的一次聚会,是对四百多名教牧同工而专有的聚会,这些基督教的领袖们对迈尔的有关圣灵的教导,有不明之处,垂询甚详。

迈尔十分细心地向同工们解释,当我们信主时,圣灵已经内住在我们里面,但我们也可以在实际的经历上,领受圣灵的能力,得着恩膏的涂抹。

迈尔的答复令同工们满意,当这具有历史意义的聚会结束时,同工们接纳迈尔有关圣灵的教导。紧接着,大家跪下来祷告,并得着了圣灵的浇灌。聚会完,同工们涌往各地,为波士顿邻近地区的教会,带来了一次灵命的复兴。

迈尔从波士顿坐火车到纽约。在纽约,慕迪已经为迈尔排满了聚会的秩序表。聚会的地点在卡内基表演馆(Carnegle Rooms)举行。表演馆分割为许多包厢,总共可以容纳二千五百人。

慕迪为迈尔安排了十次聚会,五次在早上十点半举行,五次在下午三点半举行。不论是上午的聚会,或者是下午的聚会都坐满了会众。但在迈尔讲台前有五百个坐位、是专门为教牧同工们预留的。

迈尔在卡尼基表演馆主领了十次聚会之后,在纽约一间很大的长老会教堂的聚会中,同工们问迈尔,如何区别向己死(dying to Self)和己的死(the death of self),也有的同工问,圣灵的赋与,是断断续续的,还是永久的。诸如此类的问题,迈尔的答复都是符合圣经的,同工们听了,大得帮助,大家都一致寻求圣灵的充满。

从纽约,迈尔径往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的费城(Philadelphia),在那里威柏·查普曼(Wilbur Chapman)安排了一次教牧同工的聚会。在一座费城很大的长老会教堂里,坐满了渴慕圣灵的同工们。威柏·查普曼是杰出的布道家,他读了迈尔的著作后,改变了他事奉的路线。他曾说,迈尔所给我的帮助,超过世界上任何人。在宾州的彻斯特(Chester)的克罗夕亚神学院(Croier Theological Seminary),在院长威斯顿博士(Dr.Henry Weston)的主持下,全校师生聆听迈尔述说圣灵在各地的工作。他们意识到,教会若要复兴,必须回到神的面前,必须回到五旬节的光景,必须回到圣灵里。

迈尔在费城的最后一次聚会,有三千人参加。全体会众肃静,深深地感到神的同在,体会到要信靠这位信实的圣灵。在聚会中,迈尔对每一位主内的同工、每一位主内的弟兄姊妹说,没有一件事比重新回到圣灵,更加迫切,更加重要。当我们处身于时代的转折点,正在踏进新纪元的时候,领受圣灵是当务之急。

迈尔又忠告同工们说,让我们消除宗派的成见,放弃背后的论断和攻讦,以及彼此之间的嫉妒。弟兄们相爱,传福音才有果效。

在离开美国前,迈尔深信神会祝福各地的教会,至于这复兴的到来是在何时、何地、何法,迈尔说他不知道。但有一样可以肯定的是,一切从天上倾倒下来的祝福必定是与圣灵有关,必定是圣灵亲自作工的成果。

迈尔在一九○五年第十次访问美国时,美国的弟兄姊妹对他的认识更加全面,对他释放的信息,更容易领会。主要的原因,是迈尔把他已往数年的信息,编入《弃绝》(A Castaway)这本书。在《弃绝》中,迈尔呼吁信徒们要遵行神的旨意,以免被神弃绝。迈尔用很诚恳的、谦卑的态度询问每一位读者,你现在是否已被弃绝了?

迈尔在《弃绝》这本书中,把信徒分成属灵的人和属血气的人。属灵的人,他的言语、意志和生活,都在圣灵管治之下。真的属灵,他的灵是接受圣灵的管治。迈尔根据哥林多前书三章,说属肉体的人,在基督里为婴孩。
在一九○五年的春天,迈尔先访问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an),然后到路易西安那州(Louisiana)的新奥尔良(New Orleans),经过得克萨斯州(Texas)、洛杉矶(Los Angeles),到达俄勒冈州(Oregon)的波特兰(Portland)。

一九二五年五月三日波特兰的《太平洋浸礼报》(The Pacific Baptist)这样评述迈尔在该城的事奉:

"迈尔把圣灵的工作区分为:内住的圣灵和膏抹的圣灵。迈尔谈到圣灵的时候用罕有的简朴话语,把人的感官所感觉不到的属灵实际,向信徒们阐明,使听的人对圣灵有渴慕的心,同时促使他们祈求圣灵的恩赐和膏抹。"
概括一句,迈尔在北美——包括加拿大——多年来多次的访问,既帮助了同工们,又供应了众教会。

第八章 有属灵人的品格

迈尔在《弃绝》一书中,以及在多次的讲道中,把一般信徒,分成属灵的和属血气的。

联系到迈尔身上,许多人发现,迈尔就是一个属灵的人,迈尔身上有属灵的品质,焕发出基督的香气来。

迈尔在日常的生活中,随时随地帮助人,迈尔本人并不完全知道,他所作的帮助人的工作,往往产生了奇妙的果效。

有一天下午,迈尔在伦敦乘搭电车的时候,对面坐着一个愁容满面的下班女工。那位女工认出迈尔是当年伦敦乐于助人的牧师,就向迈尔倾诉她心中的郁结。她说她是一个寡妇,膝下只有一个跛足的残废女儿。这个苦命的女儿,却是她身为母亲生活中的喜乐。每天她下班回家,她知道女儿会在家欢迎她回来。甚至在漆黑的夜里,她一伸手,触摸到孩子时。心里就很踏实和满足。每一天她吃完早餐去上班,她整天都知道,家里有她心爱的女儿等着她回来。但是,不幸得很,最近她女儿去世,她变得伶仃孤独,整个家变得空空洞洞,毫无生气,因为她心爱的孩子已经不在人间了。
别人听了老妇人的唠唠叨叨,一般的反应会觉得厌烦,最多是敷衍了事。迈尔作为神的忠仆,一面聆听,一面默默祷告,求主给他合适的话语,去帮助这位老妇人。迈尔这样回答:

"当你回家把钥匙插入大门时,大声说,主耶稣,我知道你在这里,当你推开大门时。你要以喜乐的心情迎接你的主。当你开灯时,告诉主耶稣你一天的经过,有人善待你,你告诉主,有人对你不好,也让主知道。正如你已往把你一天的经过告诉你女儿一样。当你在深夜自觉形单影孤时,请记得,其实你不是孤单的,伸出你的手来,像往日一样,然后说:主耶稣,我知道,你在这里。"

迈尔刚讲完电车已到站,他起身向那妇人说再见。过了几个月,迈尔又乘塔同一路线的电车,有一位妇人对迈尔说,恐怕你不认得我。迈尔说,我是不认识你。那姊妹提醒迈尔数月前他们交谈的情形。迈尔大为惊奇,说,你变成另一个人,你是这么喜乐,与从前的你完全不一样。姊妹说,我是那位向你诉苦的妇人,我遵照你所说的。一回家,我说,主耶稣: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在家继续不断地说,主我知道你在这里,他使我的生活完全改观,我现在觉得我认识他。

迈尔指出,我们一生有许多软弱、苦难、失败,并且受它们的捆绑,无法解脱。我们常是凭感觉,然后想再靠信心,看究竟有否实际的果效。迈尔强调,神的秩序正好相反,对神来说,人的感觉并不是关键的。神单单要求我们是否愿意接受他自己的话语,并要我们凭着他所说的,抓住他的话语,神并不在乎我们所感觉的。神的秩序是事实、信心、人的感觉。
对迈尔来说,神是真真实实的。神的权能、神的吩咐、神的喜乐支配着迈尔的一生。圣经中的话语,迈尔是深信不疑的,包括圣经中经常出现的天使,迈尔也认为是确有其事。迈尔同时肯定,天使会受神的差遣,在必要时向人显现,传达神的话语,或向人提供实际的帮助。

迈尔在讲道时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实例:

有一位牧师,因责备某人的罪而得罪了那人。那个坏人发誓要报复。有一晚,那位牧师为要采访一个家庭,走过一条横跨湍流的木桥。那个坏人藏身在岸边,守候牧师在回程时,会再走过木板桥,他想让牧师走到桥的正中时,乘机把牧师推到湍急的河水里。在黑暗中,那牧师只要一失足跌入水中,必死无疑。

那坏人正要下手时,发现牧师不是一个人回来,还有另一位陪着他。当两人并行走过那狭窄的木板桥时,那坏人不敢下手谋害牧师。牧师与陪伴者走过坏人的藏身处时,那陪伴者以凌厉的眼光逼视那坏人,那坏人省察到内心的污秽和罪恶,于是悔改信主。那人信主之后就向牧师坦白他谋杀的企图,说那晚若不是有人陪着你,我已下毒手杀害你。那牧师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晚我绝对是独自一人的。那个悔改了的人回答说绝对是两个人,至此,那牧师才知道那个晚上神曾差遣天使陪他走过木板桥。

迈尔讲道时,没有说明那位牧师是谁,是否他自己的经历,实在无法稽考。但有一样是确实的,即迈尔是一个诚实的人,是一个与神同行的人,并且是一个具有属灵人品格的人,他若在讲道中,见证天使被神差遣是活生生的事实,并信在历史上、在现实的生活中天使的出现会不断重演,信徒们就应该全盘地、毫无保留地确信神的话语。

  评论这张
 
阅读(8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