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书摘】迈尔小传(下)  

2011-04-26 08:58:44|  分类: 见证如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不断扶掖后进

迈尔非常关心下一代的信仰问题,对于初信主的弟兄姊妹,迈尔是不遗余力地扶持他们,带领他们。

在伦敦的基督教堂,迈尔主持的八处主日学,有四千名主日学的学生。综合迈尔的一生,他从未减少对主日学的重视。

除此之外,迈尔还在一年之中,抽出八个月,在每星期六下午,在阿尔德斯门大街(Aldersgate Street)的男基督教青年会礼堂(young 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 Hall),有查经聚会。

在迈尔主持的星期六读经班中,有一位学生弗兰克·博勒姆(Frank Boreham),后来成为新西兰(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Australia)备受敬重的神的仆人。

弗兰克博勒姆原属圣公会,后来查考圣经,觉得受浸是适当的,就在一八九○年的复活节,在斯托威尔(Stockwell)浸信会受浸,成为浸信会的会友。迈尔又劝博勒姆献身事奉主、博勒姆终于决定以祈祷传道为事。

博勒姆对迈尔在星期六下午主办的查经聚会,作了以下的评述:

"我感到惊奇,这些日子,谁有负担星期六下午主持查经聚会!但是迈尔博士就肯这样作,每个星期六下午,数百个青年人聚集到阿尔德斯门大街去听他查经。我仍然记得他坐在桌子前的高凳上,我们数百个学生俯视着他——因座位向上倾斜。迈尔根据他的经历,吐露了何等宝贵的信息。有时迈尔在解说神的话语时,自己也深受感动,这时他会这样感叹:哦!弟兄们!我巴不得你们知道……。他会在此刻离开高凳子,眼睛闪亮,双手作着手势,在地板上踱来踱去。我们当年多么怀念每周六下午查经聚会的珍贵时光,总是迫不及待地等着星期六的来到。每次查经聚会后,我们总是得着盼望、信心和勇气,并以高昂的和更新的灵去迎接面前的工作。"
迈尔教导基督徒如何过得胜的、喜乐的生活,博勒姆听了,大得帮助。博勒姆年轻时,已喜好执笔写稿,当时—— 一八九○年前后——博勒姆拿了手稿找一间出版商为他出版一本小册子,出版商因博勒姆未成名,对他的书销路没有把握,就说,我们会出版你的小册子,不过你要请迈尔博士为你的小册子写个序言。

出版商的话,对博勒姆构成了难题。迈尔这时已是英国家喻户晓的作家,迈尔的属灵书籍和圣经人物书籍是欧美各地的畅销书籍,而博勒姆则籍籍无名。不错,博勒姆是迈尔星期六下午查经班的学生,但是,在芸芸数百个学生中,迈尔怎么会记得博勒姆!无论如何,若没有尝试,就不会成功,博勒姆大胆地把稿件寄给迈尔,并说明出版商定出一个苛刻的条件,必须迈尔为这本小册子写序,出版商才肯将这本小册子付梓。没有几天,迈尔将稿件寄还博勒姆,里面附有迈尔亲笔写的序言,博勒姆大受感动,出版商也大为震惊。从这件事,看出迈尔的度量是何等的宽广,十分乐意扶助后辈,难怪博勒姆一直视迈尔为他属灵的父亲。

一九○二年,迈尔被英国的全国主日学协会(National Sunday School Union)推选为首任主席。

一九○七年五月,世界主日学联会(World's Sunday School Association)在意大利罗马召开第五届世界主日学大会,迈尔被选为世界主日学联会的主席。一直到一九一三年七月,世界主日学联会在瑞士的苏黎世(Zurich)改选时,迈尔才卸下主席的职务,迈尔担任世界主日学联会主席,长达六年之久。迈尔在主席任内,非常重视主日学的福音工作,认为教会应该关心第二代的信仰问题和灵性生活。

第十章 与宾路易师母同工

宾路易师母(Jessie Penn-Lewis)是一位灵性很深的姊妹,她的著作帮助了许多有心追求主的人。她和她的丈夫威廉,宾路易(William Penn-Lewis)原先都是在贵格会聚会的。

威廉·宾路易的先祖威廉·宾(William Penn),是贵格会的领袖。威廉·宾是开拓美洲的早期移民之一,创出了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宾夕法尼亚的宾(penn),就是以威廉·宾的姓来命名的。威廉·宾的属灵书籍《没有十字架,没有冠冕》(No Cross,No Crown),曾帮助过许多信徒。威廉·宾当年与许多贵格会的会友一样,逃避英国国教的迫害,才移民到美洲去。

宾路易师母从威廉·宾的书籍得着启发,又从神那里得着新的十字架的亮光和启示。

当宾路易师母早年住在索塞克期郡(Sussex)的里奇蒙(Richmond)时,她常到当地的圣三一堂(Holy Trinity Church)作礼拜。该教堂的牧师霍浦金(Evan Hopkins),多年来在灵性上教导她。霍浦金看到宾路易师母在生命上大有长进,就于一八九二年,邀请宾路易师母参加开西聚会。
宾路易师母第一次参加开西聚会时,正是三十一岁,她从迈尔所释放的信息,得着勉励。那一年,是迈尔第六年在开西讲道,迈尔这时的年龄,大宾路易师母十四岁,已达四十五岁,迈尔已经在信徒中普遍被接受为属灵的领袖。

迈尔的外祖母安妮·斯图尔特是敬虔的贵格会信徒,迈尔虽是英国浸信会的领袖——甚至是世界浸信会的属灵领袖,但他从不忘本,在《弃绝》一书中,迈尔承认说:"我的先辈们,都是贵格会的人,我也是由他们出来的。对于他们所作的工,我一直十分钦佩。"

宾路易师母虽然看见十字架的亮光,若非霍浦金和迈尔的推介,是不容易为开西聚会广泛接纳的。

一九○三年一月,当慕迪的继承人叨雷(Reuben Archer Torrey)初次到英国的时候,也是迈尔在埃司特大厅(Exeter Hall)致词欢迎叨雷。
迈尔当年如何在福音工作上扶持慕迪,这时也照样扶持叨雷。迈尔这样介绍叨雷:

"叨雷之所以被我信赖、被慕迪信赖、被许多人信赖,是因为他不传一半的福音,他的信息,绝不妥协。"

在英国的青年弟兄姊妹中,迈尔具有一定的属灵威信。史百克弟兄(Austin Sparks)就受到迈尔对叨雷评价的鼓励,而在叨雷主持的阿尔伯厅(Albert hall)的传福音聚会中,作服事的工作。

迈尔这种扶助后辈的宽大胸襟,见之于每一个场合。

一九○三年七月的开西聚会上,宾路易师母每天传讲她的中心信息《各各他的十字架》。

对于那一年参加聚会的来自各地的五千个会众来说,大部分人都想来听举世闻名的迈尔的讲道,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出道不久的宾路易师母似乎不够份量——当然这是从人的眼光出发的。

最令人惊奇的,就是那次聚会迈尔所引用的经文是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在这里迈尔释放了两个真理,一个是基督为我们死,一个是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

作为属灵长辈的迈尔,在开西聚会能放下自己的选择与喜好,并在信息上配合宾路易师母,加强和印证宾路易师母的亮光。宾路易师母每天都在讲《十字架》,迈尔也每天讲同一节经文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也是讲十字架。让我们听一下宾路易师母的见证:

"神垂听了长达七年的祷告,如今都同心一意地传讲十字架的信息。迈尔的讲道带有非凡的能力,他每天所讲的,只是环绕着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的十字架信息。会众都稀奇迈尔讲道时所带出的能力……在这次开西聚会中,天上的窗户打开了,圣灵浇灌在五千个会众身上。"

在韦尔斯(Wales)的罗达谷(Rhondda Valley),有一位浸信会牧师琼斯(R.B.Jones),他多年来觉得事奉缺少能力,他一直渴望被圣灵充满。琼斯牧师觉得这是从神而来的法则,就是工作要有果效,必须要依靠圣灵的能力。琼斯牧师决意寻求浸信会资深牧师迈尔的帮助。迈尔长期以来,就传讲信徒必须得着圣灵的充满。正在此时,琼斯听到一项消息,即迈尔在开西聚会之后,会南下韦尔斯,在兰德诺聚会(LIandrindod Wells Convention)中讲道。琼斯牧师于是决定参加兰德诺聚会。

第一次兰德诺聚会在一九○三年八月举行,讲员除了迈尔外,还有霍浦金、宾路易师母等。

迈尔讲道时,讲道一半,停下来问弟兄姊妹,你们应否在此时此地将荣誉归给主。整个会众一起站起来,大声赞美主,唱着'荣耀归给他!荣耀归给他!(Grown Him! Crown Him!)。

聚会结束时,有五、六位牧师走到台前,对迈尔说:"我们每个月要抽出一整天为韦尔斯的复兴祷告,直到你下次再到韦尔斯。"

迈尔走后,这个每月一整天的祷告聚会按时举行,有一个青年矿工伊文·罗伯斯(Evan Roberts),听迈尔讲道时甚受感动,也每月参加一整天的祷告聚会。

在韦尔斯大复兴中,除了琼斯、罗伯斯之外,还兴起一位传福音很有果放的塞特·乔舒亚牧师(Rev.Seth Joshua)。在这之前,塞特·乔舒亚为工作而繁忙,没有足够的时间安静下来灵修,后来安静下来仰望神,多读圣经,才知道神的话语的宝贵,并且在祷告中籍着神的话,更清楚神的心意。塞特乔舒亚在灵命上进入更深之后,曾前往伦敦拜访迈尔,商讨如何开展主的事工。塞特·乔舒亚也在第一次的兰德诺聚会中,得到了复兴。
神在韦尔斯行了大事,神的灵运行在韦尔斯各地,韦尔斯大复兴成了现代教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复兴。在琼斯带领的罗达谷的聚会,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弟兄姊妹,闻风而来,包括来自法国、俄罗斯、美国、英国各地的弟兄姊妹。他们目睹圣灵的工作,也亲自经历圣灵的浸礼。

有一件事,令迈尔毕生遗憾的,就是他在伦敦的讲台上,不够智慧地述及韦尔斯大复兴。

一九○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主日,迈尔在讲台上说。在这次韦尔斯大复兴中,他是神所用的器皿。迈尔指出,一九○三年七月的开西聚会,以及八月份在兰德诺的特别聚会,他所释放的亮光,确实供应了生命。迈尔身为神的仆人,成为输送生命的器皿和管道,认真说来,得着荣耀的仍是神自己。
但是地方色彩浓厚的韦尔斯同工,受到了狭隘的民族主义心理的影响,就对迈尔出言不逊,指名批评迈尔。

一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韦尔斯长老会的领袖辛迪兰·琼斯(Cynddylan Jones)在《西方邮报》(Western Mail)上用偏激的语气中伤迈尔。

迈尔这时候适任英国独立教会协会(Free church Council)的主席,自由教会协会是由英国国教——圣公会——之外的许多独立教会所组成。自由教会协会曾向伊文·罗伯斯表示,愿意提供他一个传道人(Missioner)的职位,却为伊文·罗伯斯断然拒绝。

种种迹象显示,在韦尔斯大复兴中,迈尔和宾路易师母两人,由于关心复兴运动的发展,介入过深,在问题的处理上,出现分歧。
宾路易师母从此扮演韦尔斯大复兴的历史见证人的角色。从一九○四年十一月,直至一九○八年十二月,历四年之久,宾路易师母每星期都在《信心的生活》(The Life of Faith)的刊物上,报导有关韦尔斯大复兴的情况。

宾路易师母在自己所著的《韦尔斯的复兴》(The Awakening in Wales)一书中,只字不提迈尔的名字。

迈尔在讲道中或许稍为夸大了自己的功用,突出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在所有的复兴运动中,主导的是神的灵,作工的是主自己,人没有任何的地位,人应该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另一方面,必须指出,在任何的复兴运动中,撒但都会伺机破坏,特别是破坏弟兄姊妹们的同心和合一。

一九○八年宾路易师母在自己出版的《得胜报》(The Overcomer),指出了撒但扮演光明的天使,施行各样的诡计和伪装。一九○八年四月份,刚到达南非的迈尔,也写信指出,信徒们耍警惕撒但的欺骗和破坏。

一九○九年,宾路易师母写信给她的老同工迈尔,指出这些年来,她认识到十字架能救信徒脱离灵性的损坏和下沉。

显然的,迈尔和宾路易师母都不失为历灵的伟人,两人都认识到主的宝血洁净人的罪,主的十字架对付人败坏的罪性。在基督里,两人的芥蒂不复存在,间隔完全消除。

一九二二年,迈尔和宾路易归母再一次同工,两人一起主领在英国德贝夏郡(Derbyshire)北部的史温域聚会(Swanwick Conference)。当迈尔和宾路易师母传讲神的话语时,聚会洋溢着喜乐,主明显地与会众同在,许多人在这次聚会中蒙福,再次说明同工们同心的重要性。

一九二五年三月二十日,宾路易师母心爱的丈夫威廉·宾路易不治逝世。为威廉·宾路易主持安葬聚会的,仍是宾路易师母的长辈和朋友迈尔。迈尔的悼词很简单,他说,威廉·宾路易,是贵格会属灵伟人威廉·宾的后人,将威廉·宾路易安葬在萨里郡(Surrey)的雷格(Reigate)的贵格会坟场(Friend's Burial Ground),是复归本宗,十分适宜。

迈尔到了一九二六年,已达七十九岁的高龄,在灵命上更加成熟。在这一年,史百克与宾路易师母因为对真理问题上的看法出现分歧,在事工上分道扬镳。迈尔不让私人的感情,左右自己的对人态度,他并不因为与宾路易师母结交多年,就偏袒宾路易师母。迈尔总是客观地看待事情,不掺拌任何的个人情感成分。

在二十年代初期,史百克在伦敦的森林山(Forest Hill)的贵橡浸信会教堂(Honor Oak Baptist Church)任牧师。那期间宾路易师母在伦敦的伊克里斯大厅(Eccleston Hall)每月有一次聚会,是专为各教会的教牧同工的。史百克接到请柬后,一参加宾路易师母的聚会,就深受她的信息所震撼。史百克认识到宾路易师母实在是神在那时代所兴起的一位使女。

宾路易师母比史百克大二十七岁,史百克那时才三十岁,但史百克这位浸信会的年轻牧师所流露的生命和所表显的恩赐,使宾路易师母大为惊奇。宾路易师母对史百克赏识到一个程度,有意指定史百克为她职事的继承人。
一九二六年,史百克和奥格爵士夫人(Lady Ogle)等人,因为与宾路易师母有一些看法上的分歧,开始在贵像路十三号(13,Honor Oak Road),另外成立基督徒交通中心(Christian Fellowship Centre)。这次分裂,对宾路易师母的身心构成了重大的打击。

史百克对迈尔的尊敬都不减当年。在史百克的心目中,迈尔这位英国浸信会联会的前任主席,一直是英国浸信会信徒的精神领袖。事实上,自从一九一 一年六月迈尔坐上在美国费城召开的世界浸信会大会的主席台之后,迈尔更是世界浸礼运动的属灵领袖。史百克一直从迈尔的书籍,汲取了灵命的养料。

迈尔比史百克足足大了四十一岁,迈尔已近八十岁,但他竟视这位浸信会的晚辈史百克为朋友,有一次两人就灵命上的一些体会,交通了很长时间,简直欲罢不能。迈尔随后对史百克说:"我相信,当那天我们都在永世里,回首来看主在我们身上的带领时,也许我们要用千百年的时间,来述说主在我们身上的恩典。"

从此看出,老年的迈尔是何等的柔和谦卑,一点不摆老资格和长辈的架子;他能从任何人身上,分享基督的丰满。他也能向任何人,述说基督的恩典。

第十一章 差传使命与文字工作

迈尔非常重视差传的工作,并且身体力行,切实地去进行。他创办了南伦敦差传训练学院(South London Missionary Training College),该学院位于肯林顿花园(Kennington Park)的圣阿尼丝广场(St.Agnes Place)。该学院离开迈尔负责的基督教堂(Christ Church)只有几步路。迈尔委派他的同工道格拉斯牧师(Rev.James Douglas)管理该差传训练学院。
迈尔创办的差传训练学院培养了不少杰出的传教士,内中的弗克劳牧师(Rev.Charles Fairclough)后来出任内地会在浙江杭州主办的传福音者训练学院的院长。

迈尔后来觉得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就将南伦敦差传训练学院并入域外差传联会(Regions Beyond Missionary Union)。

域外差传联会,是于一八九九年由亨利·金尼斯牧师(Rev.Henry Grattan Guinness)创办。域外差传联会位于伦敦东部柯邦街(Coborn Street)的哈利大厦(Harley House),由亨利·金尼斯的儿子哈利·金尼斯博士(Dr.Harry Grattan Guinness)担任会长,迈尔将自己的差传机构并入域外差传联会后,改任域外差传联会副会长。

亨利·金尼斯与戴德生亲如兄弟,亨利·金尼斯比戴德生小三岁,亨利·金尼斯的女儿金乐婷(Mary Geraldine Guinness)于一八九四年二月在上海与戴德生的儿子戴存义(Howard Taylor)结婚后,亨利·金尼斯和戴德生也就成为亲家。亨利与弟兄会的领袖戚伯门(Robert Chapman)、慕勒(George Muller)等一样,都是内地会的推荐人(Referee)

到了一九二○年七月间,当迈尔和两位从非洲来的传教士谈到非洲的差传情况时,迈尔深感已往对差传工作有所忽略,重视不够。迈尔遂即要求所有的人离开他,让他一个人与主有密室的交通。迈尔一个人跪在床边祷告时,再一次更新自己的奉献,并决志为差传工作尽力。

迈尔不久亲任域外差传联会的干事兼秘书长,负责非洲刚果(Congo)和印度两地的具体的差传工作。一直到他逝世为止,迈尔都关注着域外差传联会在亚洲和非洲所展开的差传事工。

迈尔照样关注神在中国的工作。一九○九年,他来到福建的厦门,他在厦门听到了一位散虔的传教士伯恩斯(William Chalmers Burns),及伯恩斯在中国的许多可歌可泣的差传经历。从厦门,迈尔前往福建的省会福州口在福州短暂停留后,迈尔就来到上海。除了上海,迈尔还防问了莫千山、牯岭、烟台和北戴河。

在上海的期间,迈尔的话语激励了在中国从事差传工作的教牧同工。毕顿牧师(Rev.Nelson Bitton)写道:"毫无疑问的,那些在伦敦听过迈尔讲道的人,如今能在另一个国家再度听到迈尔讲道,不啻是一项荣誉,而他所释放的信息,是这么有能力,又是何等的鼓舞人心。英国的信徒应该以有迈尔这样一个有恩赐的传教士而感谢神。"

中国内地会的传教士郝士德(D.E.Hoste)在十年后—— 一九二九年——致信迈尔说,我从未忘怀我们与您在上海相处的那段日子。我们也铭刻在心你当年所表显的属灵风范和所尽的职事。

迈尔自己也念念不忘,神是如何一直眷顾他在中国的那些日子。他在中国的大地上奔跑了二万五千英里,从来没有耽误过一次约会,也没有在任何一次聚会误点。迈尔乘搭西伯利亚大铁路回到欧洲,及时赶在一九○九年之前,出任摄政公园教堂牧师的职位。

迈尔自从一八八八年初在伦敦摄政公园教堂牧养之后,大部分时间一直留在伦敦牧养教会。

一八九二年迈尔转任基督教堂牧师,一九○九年回到摄政公园教堂任牧师,一九一五年又回到基督教堂任牧师,直至一九二一年,迈尔把基督教堂的牧养工作移交给普尔牧师(Dr.W.C.Poole)为止。

迈尔在这期间非但是伦敦一位备受敬重的牧师,更是一位拥有数百万广大读者的属灵书籍的作家。迈尔是一位罕见的多产作家除了撰写大量的单张和小册子外还出版了七十本书籍。迈尔在生时他的书籍的销量已经超过五百万册。

迈尔的作品除了两本自传外还写了一些灵修书,包括《我每日的祷告》(My Daily Prayer)《在黎明的门口》(At the Gates of the Dawn)、《敬虔生活指引》(The Directory of the Devout Life)。《人生的职责》(Light on Life Duties)、《重返伯特利》(Back to Bethel)、《灵修日引》(Our Daily Homily)。迈尔还写了十个旧约圣经的人物——亚

第十二章 末了的日子

一九二八年、当迈尔八十一岁高龄时,他参加了开西聚会,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开西聚会。伯拉罕、雅各布、约瑟、摩西、乔舒亚、塞缪尔、戴维、伊莱贾、杰里迈亚和乔纳,此外还写了三个新约圣经的人物——施洗约翰、彼得、保罗。
迈尔又写了一些解经的书,包括出埃及记、以赛亚书、约翰福音、希伯来书。彼得前书和登山宝训。

适巧有一个晚间,讲员因故无法赴会,迈尔于是临时被邀请上台讲道。这也是他后一次在开西聚会布道,会众一致惊奇迈尔晚年的信息竟然带有如此震撼人心的威力。

迈尔讲道之后仍留在开西,并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三千位弟兄姊妹,在帐幕里领受圣餐,一起纪念主,那是一次既庄严又喜乐的欢聚。

一九二八年冬天,迈尔的妻子因病被送到伯恩茅斯(Bournemouth)的一间护理院治疗。两星期后她失去知觉,不知人事,迈尔日夜在她床边伺侯,直到她逝世为止。迈尔夫妻是一对被人赞扬的模范夫妻,两人在四十八年的岁月中,恩爱如恒,患难与共。

一九二九年二月十日,迈尔在伦敦城市路(City Road)的韦斯利教堂(Wesley Chapel)讲道,这是他一生中讲的最后一篇道。三天后,迈尔被送到护理院,即他妻子临终前被护理的地方。尽管医生悉心照料,但是迈尔的病情急转直下。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迈尔稍为清醒时,有人问迈尔说,你对救主有甚么新的认识。迈尔举目向上,简单地说:"没有什么不同,仍如往常一样,他在我里面,我在他里面。"迈尔并说:"我现在应该回到天上,我已经办完所有的事,我不希望再拖延下去。"迈尔叫人读些经文给他听,他细声说,选读那些勇敢和凯旋的经节。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八日,迈尔终于被主接去,两个月前,他的爱妻也在同一间护理院,被主接去。

一九二九年四月三日基督教堂挤满了参加追悼聚会的会众,而当灵柩从伦敦用火车运抵波理茅茨时、另外有二千个送殡者在坟场等候。此外,在世界各地,还有数不清的信徒,在怀念他,在哀悼他。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