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CHA-当前最火的女人

二次元同好交流新大陆

扫码下载App

LOFTER-最美图片社交

汇聚2000万达人的兴趣社区
下载即送20张免费照片冲印

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愿神兴起,使他的仇敌四散,叫那恨他的人从他面前逃跑。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末世的迷惑(5)特蕾莎修女(上)  

2012-12-24 10:08:33|  分类: 真道分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特蕾莎(德兰)修女是一个真正基督徒吗?

 

作者:盖大卫(David W. Cloud

翻译:谭志超                             

原文:特蕾莎(德兰)修女是一个真正基督徒吗?

博主按:在刚刚过去的二十世纪中,最大的假冒为善可能就是特蕾莎修女的事情了。看着这样一个人被尊为“圣徒”,真正的基督徒会伤心悲哀的。从以下的两篇文章可以看出,特蕾莎修女不过是一个被媒体,被天主教捧出来的“圣徒”。在特蕾莎修女去世以后,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揭发出来。这正印证了圣经中所说的: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12:2

 

译者序

在现今普世合一运动的浪潮中,许多教会领袖(和基督徒)已渐渐将真理放于一旁,竭力推动与天主教“合一”。但于这运动中,我们有否清楚神是怎样看的呢?是蒙神悦纳还是招神咒诅呢?

翻译本书的目的并不是为要作任何人身攻击,甚或诽谤,而是愿意藉了解这位深受不少弟兄姐妹爱戴的特蕾莎修女的信仰真相,给予读者一点点启迪──假若她的信仰并非一个根据圣经的信仰,那我们应该继续与他们联合(如约沙法,代下十八、十九)呢?还是须要划清界线,以神的忌邪为心(如非尼哈,民二十五)呢?


  
2012年12月24日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的博客

 要找一个没有敌人、又几乎被所有人称赞的公众人物,实在是一件难事!可是加尔各答的穷人与被遗弃者中却存在这样的一位女士,她的名字比起唐纳德.里根或葛培理可能更被人认识,当然,她就是──特蕾莎修女。生于1910827日,双亲是阿尔巴比亚籍。原名艾格尼丝·刚察·博亚丘(英文名:Agnes Gonxha Bojaxhiu)于现在称为南斯拉夫的地方出生,192916日,这个小修女到达印度,在那里她开始帮助有需要的人并且渐渐地成立了一个现已是全球性的组织──仁爱传教修女会(Missionaries of Charity)。

 

她的善工

我们毫不怀疑地认为这位女士是一位仁慈、舍己的女士,经过多次到访印度并且在加尔各答逗留了数星期后,我绝不曾怀疑特蕾莎修女真是一个罕有地自我牺牲的人。在上千万居民居住的加尔各答中,有很多人是住在最卑下的贫民区里;有报告估计有一百万人在这大城市的肮脏街头上出生、长大、生活并死亡(我也相信这是事实)。对于一个普通人的心灵来说 (尤其是初到贵境者),这地方实在是可怕得难以忍受。

虽然经过二十次或以上的到访,我从未停止对这可怜的加尔各答感到沮丧,我并不是唯一有这感受的人,据说当丘吉尔首次到访加尔各答后,他说他很高兴作了这个旅程──高兴因为他到过这里一次,而且探访过后,他并不需要再回去!

是的,加尔各答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可怕的地方,那里绝大部份人的情况都是很恶劣的。一个女士竟然献出她的一生去关心这些人,这是值得表扬的。

然而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承认特蕾莎修女是一个善良的女士并没有解答到此书标题里所提出的根本问题:按圣经的标准特蕾莎修女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吗?基督徒又应否与她和她的组织有联系和同工呢?

 

人们对特蕾莎修女的评价

特蕾莎修女无疑地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表扬。世人颁赠她诺贝尔和平奖(1979)来尊崇她;国家元首、科学家、大众传媒并几乎地球上每个国家的人都对她推崇备至。1980年她获颁赠印度最高荣誉──Bharat Ratna奖。19856月,她从里根总统手上领到美国公民最高荣誉──自由勋章(the Medal of Freedom Award)。同年十月,她亦在联合国40周年庆典中得着热烈的欢呼。不用说,特蕾莎修女是受到自己的教会──拥有八亿信奉者的罗马天主教会所表扬,1971年她获授教皇约翰二十三世和平奖(The Pope John XXIII Peace Prize)。

参与喝采的行列中亦有多数的基督教(Protestant)团体,主要的基督教团体几乎都没有例外;如有超过三百团体会员的普世基督教协会也曾起来称特蕾莎修女是有神恩宠的。一个例子就是北印度教会(The Church of North India──普世基督教协会的一个会员,在印度超过二千间教会中代表着七十万的基督徒,在她的官方期刊《北印度教会人》(The North India Churchman),197911月号的封面上,登载了一幅特蕾莎修女微笑的照片。在这一期里,编辑亨利.德华德斯(V. Henry Devadas)如此说:“我们对于特蕾莎修女受颁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感到十分高兴,我们衷心祝贺特蕾莎修女并为她周济我国穷困中最穷困的人的慈善事工感谢神,愿她对神、对人委身事奉的榜样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激励。”

特蕾莎修女亦出现于印度圣经公会(Bible Society of India)的刊物──《撒种圈》(Sowing Circle──199014月号的封面上。刊物的文章记述了该圣经公会的秘书长普瑞蒙尼克(B. K. Premenik)跟特蕾莎修女做的访问:

“全世界数以百万的基督徒因着知道特蕾莎修女的健康问题而屈膝祈祷……一位虽然简朴、不爱出风头、常穿白衣的女士,她的生命却充分表明着主耶稣基督的慈爱……她的相片已于一些印度圣经公会的圣经书刊上印载了。我们欣赏她对人无私的服侍,尤其对那些受压迫的人。我们祈求主会继续加力给她去彰显基督的爱,并且基督教群体也能从她的榜样中有所学习。”

俗世、天主教及新派基督教对特蕾莎修女赞不绝口并不令人惊奇,更重要而又令人难以理解的是那些宣称相信圣经的基督徒给她的称赞;这是从多方面得到证实的。

多次到访加尔各答的时候,我都遇见福音派的基督徒──福音派神学院学生、福音派宣教组织的同工、游客──他们都对特蕾莎修女和她的工作只有赞赏;他们似乎没有想过特蕾莎修女可能是一个叛道教会的信奉者而且并未曾得救,她可能帮助了别人的身体,但却因着她所拥护的错误福音,同时正引导他们走向永远的灭亡。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宣称是福音派的基督教差会──宣明会,这个组织对特蕾莎修女和她的工作有什么评价呢?

1981516日《洛杉矶时报》报导关于在阿纳海姆运动场(Anaheim Stadium)举行的集会“耶稣’81”:

“当所有费用付清后,国际宣明会便会将部分捐款分拨到它在东非赈济饥荒的工作,并为了对普世教会联合运动表示友好,捐款另一部分便分拨到特蕾莎修女在印度的工作”

在一九九一年三月号的宣明会刊物中,刊登了有关特蕾莎修女的特写。史丹利.蒙尼汉博士(Dr. w. Stanley Mooneyham)是该会的主席,德.英格斯汤姆博士(Dr. Ted W. Engstrom)是出版者,保罗.李思博士(Dr. Paul S. Rees)是主编,而卡尔.亨利博士 (Dr. Carl F. H. Henry)是特约通讯员。

1984年六、七月号的宣明会刊物中,刊登了一篇记述宣明会西北区办事处总干事约瑟.莱恩(Joseph Ryan)到特蕾莎修女的印度总部访问的文章。这次在1984223日进行的访问是如此被记述的:

“当我在临别握着她的手时,感谢她在加尔各答所作的一切,这换来了她一个简单的响应:她两次向天举手,说:‘这是全为耶稣,全为耶稣的’。在这个访问里,我总会记得她门上的那细小名牌并她的签名──她只选择称自已为“M. Teresa”──这正为一个伟大的女士的真谦卑作出沉静但感人的见证。”

这里并没有警告的字眼指出特蕾莎修女是传一个假福音或她是崇拜一个假基督的。

1985年五月美联社的一份报导指出,葛培理表示特蕾莎修女是美国青年的英雄模范。全印度最流行的福音派期刊──《生命之光》(Light of Life )杂志,在它1982年一月号的社论中亦对她赞口不绝。

 

灵恩派亦尊崇特蕾莎修女

“特蕾莎修女同着其他知名的基督徒亦于一个得奖的电视专题备节目──‘不要问我,问神’中出现。1984年由灵恩派领袖帕特.罗伯逊(Pat Robertson)主持并在一百五十个电视频道和基督教有线广播网络 (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中广播,头一次播放就已吸引到一千五百万名观众;它亦被列入该季电视特别节目五大收视节目之一。”

1989年三月三日于澳洲墨尔本举行的一个神迹奇事大会中,温约翰(John Wimber)亦赞扬特蕾莎修女。

类似的其它例子还有很多。明显地,特蕾莎修女是几乎被基督教每一个宗派的群众所接纳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让我重申,从今世的角度、从人性的角度并从属世的角度看,我并不怀疑特蕾莎修女所作之工的美善和伟大。但是对于任何的圣工最重要的问题是究竟这工作是否为神所悦纳、是否建基于真理上?特蕾莎修女又是否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她所服侍的人,她是引领他们到哪一个永恒的结局?无论这类“不合潮流”的判断如何不受欢迎,这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一个福音派的天主教徒?

不少人都说特蕾莎修女是“梵蒂冈二次大公会议后”的一个开明的天主教徒,她不只帮助人得着食物、医疗及人道的对待,她也帮助人得着真福音所带给人的永恒救恩。这是否正确呢?我们很快就会得着答案。特蕾莎修女公开地并乐意地承认她是一个彻底的罗马天主教教徒、她是教会的忠心追随者、并且是罗马教义下一个顺服的修女(除了她相信女性也应该被封为神父之外!)。

虽然60年代梵蒂冈二次大公会议的宣告为天主教教会带来一些改变,但它并没有改变这组织的基础教条。二次大公会议不只确认天主教的错误教导,它实质上是强化了这些教导。

数以百计出席二次大公会议的主教们都再次确定了那些罗马天主教的异端教导,诸如:教皇的无上权威、天主教的神父制度、把弥撒看为基督的再次牺牲、一个仪式上的信心加上行为的福音、把天主教的传统与圣经看为平等、将马利亚看为天上之后并与基督协同救世、向神父的告解、到“天主教圣地”朝拜、炼狱之说、向死人及为死人祈祷等等。

所有这些罗马天主教的教义都于“梵蒂冈二次会议──会议记录及会后记录文献”(Vatican Counci1 II-The Conciliar & Post Conciliar Documents ──书中再次确定了,这书是由罗马天主教教会出版并附有天主教出版许可证。出版许可证是天主教发行物的官方许可印记,意即“允许出版”。

请看看二次大公会议文献的一些引述:

弥撒是基督的牺牲:

“弥撒,主的晚餐是一个牺牲,是十架上的牺牲的延续。”(p.108)“基督是完全又整体、是神又是人.是实质的又但久的独特地临在这圣礼中。基督在这种情况下的临在是真实的临在,这并不是说其它种类的临在并不真实,但是这临在是最优越的。”(p.114

敬拜圣体(即圣餐饼):

“所有教友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