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整理】麦种血路:韩国平壤大复兴(下)  

2012-03-28 09:02:46|  分类: 复兴之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根据《韩国平壤大复兴的故事》《平壤复兴的经过》改编

痛悔─冬季查经祷告

【转载整理】麦种血路:韩国平壤大复兴(下)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的博客

在朝鲜大复兴的工作中,查经班体系是一大特征。在一年中,每个教会都会指定一星期或更长的时间,完全用来查考圣经。这时候,所有工作会被搁在一旁。就如同犹太人守五旬节一样,朝鲜的基督徒也将这些日子分别为圣,专心用来祷告并查考神的话语。这种不受任何事物干扰的查经班带来了朝鲜教会灵里的活泼,也带来了真正从爱和服事开始的复兴。

与查经班同时进行的祷告会也是蒙福的重要管道。从19069月开始,有二十多位宣教士每天中午都为复兴的临到祷告。当这样的祷告持续了一个月之后,有人建议停止这个祷告会,他说:“我们已经祷告了一个月,却没看见半点不寻常的事发生,花费这么多时间,我觉得不值得,还不如回到各人平常的工作岗位,有空的时候各自在家祷告算了!”但他们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花更多的时间在祷告上。由于这股执着与坚持,他们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延长到下午四点,愿意的人还可以继续祷告到晚上。除了祷告之外并没有别的,如果任何人有激励的话,也可以在祷告中说出来。如此的祷告持续大约四个月之久,结果大家在主耶稣基督里都更加的合而为一了,彼此没有宗派的分别。所以,教会真正的合一是用膝盖换来的,他必要持续到永远,他必要荣耀至高的神。

1906年的冬天,在平壤的宣教士们意识到当时政治的危机越来越严重,他们要怎么办呢?宣教士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每周聚集查经祷告,寻求神的面。在查经会中,他们首度认清,只有圣灵的洗所带来的大能,才能使他们和朝鲜的弟兄姊妹们在未来遭受试炼的时刻站立得住。

而在圣灵的洗之前一定要大大悔改认罪,成为圣灵的清洁器皿。神感动朝鲜的教会不只是要饶恕日本人对朝鲜人的伤害,为这份仇恨向神认罪,同时还需要更清楚的看见一切悖逆神的罪,因为,有许多人到教会来无心遵从上帝的旨意,对罪少有深切自责的心,总觉得那是习以为常的事。所有的教会若要成为圣洁,就必须认清神是圣洁的,于是在聚会中他们就更迫切的求神大大赐福给朝鲜的众教会,特别是赐福在这次平壤举办的冬季查经班。

1907年一月十二日(周六),宣教士威廉.布雷尔(W. N. Blair)在平壤的查经会中分享信息。他以哥林多前书1227节“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跟会众分享主内肢体的信息——教会中若起争执,好比身体受伤一样。“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一个弟兄心存仇恨,不但伤害全教会,也给教会的头基督带来痛苦。会后有些人痛苦地承认他对人缺乏爱,对别人有很多的恨,尤其是对日本人的仇恨。虽然有了悔改的迹象,但是第二天的晚上聚会却很冷淡,好像撒但压倒了整个会众,他似乎阻挡了祷告的上达,以至于教会吉鲜宙长老甚至对会众说“你们都死了吗?”他和宣教士们都认为这个查经会不能就这样结束。

1907年一月十四日(周一)中午,宣教士们再次像往常一样聚集在神面前恳切的祷告,他们紧紧缠着神直到他愿意赐下祝福,果然当天晚上的聚会大得释放。那天晚上会众同声同心开口祷告,灵里和谐,全场的祷告声如泉水滑落,并直达神的宝座。如使徒行传记着五旬节圣灵降临一样:“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房子。”那个夜晚,圣灵进入会场,祷告中传来阵阵哭泣声,过没多久,全会众都哭泣了起来。

教会吉鲜宙长老突然站起来,说:“我就是亚干(书71-62220;代上27),所以神的祝福因为我而无法降临。约在一年前,有个朋友临终前嘱咐我说:‘长老,我已将不久人世了。有些遗产希望您能代我处理,因为内人实在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我说:‘放心吧,我一定全力以赴!’我的确曾经竭诚帮助那位朋友的遗孀,可是却将其中的一百元放入自己的口袋中。我得罪了神,明天早上我立刻就把这一百元送还给那个寡妇!’”一时全场都愣住了。刹那间,拦阻神祝福的障碍物倒塌了!神的圣灵降临,会众认罪之声不绝于耳。圣灵以悔改的灵降临在这六百多人的身上,这强烈的圣灵降临是在场所有人第一次体验到的圣灵工作。

有一位牧师描述说:“会众们一个个站了起来,承认他的罪,然后,开始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全人扑倒在地,双拳敲打着地面,为自己的罪悔恨不已。我的厨师想要认罪,哭着过来找我:‘牧师,你告诉我,我还有一点希望吗?上帝可愿意饶恕我?’说完,他就全人扑倒在地,哭了又哭,痛苦得几乎嘶喊起来。”

经过认罪之后,全体会众就开始祷告,那份冲击力是难以形容的。再经过另一次认罪后,大家又是无法控制的哭起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哭泣着,泪水硬是隐忍不住。整个聚会一直就这样认罪、哭泣、祷告着,当晚七点开始的聚会,一直延到凌晨二点才告结束。

根据《伦敦时报》(London Times)的报道,当人人呼喊“父啊!”的时候,就有一股强烈不可抵挡的力量从外面涌入礼拜堂内,会众开始流泪和激动的彻夜祷告。这感动的激流延续了几天,同声开口祷告的声音留下绕梁的余音,没有人会说痛悔的哭声是伤心的爆发,他们都知道那是圣灵降临在当中,那是灵魂涌流出的赞美声。

大复兴终于开始

【转载整理】麦种血路:韩国平壤大复兴(下)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的博客

平壤大复兴于是启动,接下来平壤多家教会举行特别聚会,为期长达一个月,这复兴的巨流也流到了市内的学校。在金灿星所带领的崇德学校的祷告会当中,有三百多个学生公开悔改,这火焰也持续蔓延到监理会的学校和学生当中。甚至学校都需要停课,因为孩子们常会为了自己做错事而聚集痛哭。曾有两位九岁大的男孩,参加聚会后哭着说要每天为未信主的父母祷告,两年后,他们的家人全数归主。

大复兴的激流波及到全平壤市区的大街小巷,悔改并不只限于认罪和哭泣,也带出了悔改的行动,人们纷纷归还亏欠人的物品或金钱,彼此承认伤害对方的罪。它还包括对过去罪行尽可能的加以补偿,而平安总是伴随着这些补偿行动。大复兴的激流波及到全平壤市区的大街小巷,在那些日子,全城的人挨家挨户的去向他们曾经伤害过的人认罪,并且归还所偷的东西和金钱,他们不只对基督徒,甚至对外邦人也这么做。

这年春天,吉先宙长老来到汉城(今天的首尔)举办京畿都查经会,因着教导圣灵的道理让会众被圣灵感动,让汉城地区的教会也开始了大复兴,涌到教会的会友越来越多,受洗归入主的名下并真正重生的基督徒人数有了空前的增长。从元山开始的复兴运动就这样传到汉城,一直到最南部的木浦。无论是教会、神学院还是一般学校都被这复兴的巨流波及到,这复兴的精神和热诚与敬虔主义和循道会约翰卫斯理的大复兴源出于一,这也是韩国初代教会的原型。

1910年,在英国爱丁堡举办的国际宣教会议(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当中分析,五万韩国基督徒在1907年平壤大复兴运动期间经历的是“纯粹的五旬节经验”,以刚强壮胆的心志开始了新的生活模式,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属灵历史。

美国《费城新闻》(Philadelphia Press)的特派员威廉.T.埃利斯(William T. Ellis)当年以激昂的言词记载了这大复兴运动对韩国的影响“现在,基督教在改变韩国的样貌(Character)。”

正如一位宣教士史瓦伦牧师所说的:“花几个月的时间祷告是值得的,因为当神的圣灵降临时,他能在半天之内完成我们宣教士半年才能完成的事。短短不到两个月之间,就有将近二千名异教徒信主。”只要神一起头,结果总是如此。从1903年哈迪博士开始的大复兴浪潮,就不断扩展这股势力,继续推波助澜,从平壤一直延伸至整个韩国。

以下表格反映了当时教会的急剧增长:

年代

教会数目

传道人数

受洗会友

福音朋友

奉献(月)

1905

321

470

9,761

30,136

1,352,867

1907

642

1,045

18,964

99,300

5,319,785

增加比率

200%

222.3%

194.2%

329.5%

393.2%

 

复兴的火焰是由圣灵所点燃的。那些曾经受到这把灵火炼净的韩国基督徒们立下心愿,要在一年之内将福音传遍全国。他们汇集了大量的金钱,拣选传道人往福音还未传到的地方去。接着,为了提高传福音的果效,他们印制了上百万本的圣经,而仅仅在一年内,就售出了七十万本。这还不够,他们甚至还差遗传道人到国外宣教呢!例如有一个宣教士就被差派到西伯利亚的海参崴,去照顾喂养住在那里的韩国侨民。另外也有许多人被派遣到偏远的小岛上,有的则被送到中国大陆各省。

复兴的火一直到1910年仍未熄灭,因为在这年十月份的一个星期中,就有多达四千人受洗,另有上千人留下姓名决志信主。另外在1907年的汉城,每间教会都被挤得水泄不通。有位宣教士说,他在六个礼拜内就为五百名信徒施过洗,并且已有七百人登记,愿意受洗成为基督徒。而在一年当中,他的布道所从五所遽增为二十五所。到了1910年间,汉城已有一万三千人填卡决志信主。九月时,汉城的卫理公会总共为三千名信徒施洗。

复兴运动为韩国基督教会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它所发出的影响到如今依然深入人心,尽管当时的环境到处都充斥着政治、战争、社会、经济等各种问题,也不能使圣灵的火稍稍减缓。无论是教会、神学院和一般学校都被复兴巨流充满,教会有强烈的祷告负担,也有将福音早日传遍朝鲜、日本、中国的负担,因此新成立的朝鲜教会召开的第一次会议,焦点就是宣教的差传。当信徒从仇恨中被释放,复兴即临到,这股复兴大能也让朝鲜教会度过尔后日本殖民36年的迫害时期(1910年日本曾正式并吞朝鲜,日本的占领一直持续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止)

 

以耶和华为 神的,那国是有福的!

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

(诗篇33:12

 

  评论这张
 
阅读(128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