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书摘】《灵恩的再思》:世界观与信心  

2014-10-20 11:05:20|  分类: 信心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许宗实      来源:《灵恩的再思――恢复神赐给教会的武器》

原文链接:http://www.yage.name/viewthread.php?tid=2372&extra=page%3D2

其实对圣灵超自然的工作及接下来一连串相关的事,有些人观念转不过来,还不是神学的问题,乃是世界观(worldview)的问题;而世界观是更基础性的,不正确的世界观能蒙蔽我们的眼目,影响到我们的神学。底下这三个图代表三种世界观:

/物质界/自然律

/物质界/自然律

灵界

/物质界/自然律

(1)                  (2)                (3)

(1)是我信主以前的世界观,那时尚未认识神,加上学的又是科学,所以标榜不迷信,凡事都要实验证明,根本不相信有神,只相信这宇宙有人、有物质界、有自然律,一切都照着这观念去解释,形而上的、不可知的都不在考虑之内。

(2)是信主之后的世界观,信主后我知道宇宙中除了人、物质界及自然律之外还有神的存在,所以懂得要祷告;但实际上我仍生活在自然界的层面里,有病看医生,心理病就看心理医生,只加上会祷告求神给医生智慧,若需要开刀就求神带领医生的手。一旦生病不是因细菌感染或其它能懂的因素,就说那必是神的旨意,必是神藉这些病痛在训练我们,故逆来顺受,仍完全不知道还有属灵争战这回事。

(3)才是正确的世界观。从加州回来之后,我的世界观从图(2)改成图(3)了。我开窍了,知道除了有人、物质界、自然律及神之外,还有灵界的存在,灵界里还有天使、有邪灵在运作,这才是合乎圣经的世界观。而且我明白我是属基督的,我与基督同坐在天上,邪灵在我的脚下(参考路1017-20;弗117-2326610-12),我有神给的权柄去传道、医病、赶鬼,做主所吩咐的”P.H.D.”(Preaching, Healing and Deliverance)(参考太935108;可1615-20;路91-6)

作礼拜睡觉

以前听过DonRogers的课,对我的帮助很大,在一长串邪灵工作的清单中,印象最深刻的有两项:一个是作礼拜打瞌睡,一个是神学的辩论。教会的王伯伯信主已经三十年了,每次作礼拜都打瞌睡,不管是前一天晚上早点睡,或边听道边自己捏大腿,或坐在旁边的太太用手肘捅他,他还是睡,痛苦极了。他问起我,我正好听过DonRogers所教的,所以告诉他,下次作礼拜若再打瞌睡,可以试试看命令说:「我奉主耶稣的名叫你离开!」看结果怎样。

果然那主日当我信息讲完,走下讲台时,他从最后一排直跑到台前,双手高举兴奋地说:「我没打瞌睡!你今天讲的,我从头到尾每一句全听进去了!」

镜片要换对

我们要认识真理,真理会使我们得自由!这包括世界观要合乎真理。当世界观的镜片换对时,我们的视野就清楚了,不再模糊!灯一点亮就不必再在黑暗中摸索跌撞,眼镜验光配对了,看得清楚,打靶也射得中了!

有一位牧师不解,问我说:「我不懂,为什么对圣灵开放的教会,邪灵的彰显特别多?」其实解释并不难:邪灵仍有,只是以前教会与牠「和平共存」,也根本不知道牠的存在,一点也威胁不了牠,牠并不需要做什么。但是一旦耶稣进入会堂,污鬼受不了,反而大声喊叫起来(参考可1:21-28),就像石头一翻开、曝光,底下的虫才到处窜。我们若世界观正确,对灵界的存在有认识,这些事就较容易明白了。

以前我虽然已经信主,但在我的世界观里并没有「灵界活动」这个档案,所以许多数据摊在桌子上不知往那里摆,最后只能归入「巧合」、「迷信」或「异端」等档案夹里,但一旦世界观正确,与实际情况相符合时,就能归档处理了。

1990去亚洲培训,第一堂唯一的录音机就故障了,这是「一级培训」,接下来要一直传下去给好几万人的,所以教课的录音带是必不可少的。我和另两位同工利用中午时间,拆开检查再装回去也无法修好,最后我们三人按手祷告,祷告完再试,好了!连我们都不敢相信!录音机一直到培训结束都不再有问题,结束后我才再补录了第一天上午的讲课。我也愈明白以弗所书六章12节所说的:「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是什么意思。

有两种人

住加拿大的戴冕恩牧师(David Demian)有一次在「美东牧者退修会」

画了一图,我受用不尽,也跟很多人分享,人人都得着很大的帮助,图是这样画的:

(1)人有灵、魂、体三部份。身体的部份在此暂时不提,魂也只提思想这一部分。思想帮助我们分析事情合逻辑,还是不合逻辑;合逻辑的我们接受,不合逻辑的我们不要。这样的人信了主,还有灵的部分,灵帮助我们分辨是出于神,还是不出于神,从神来的我们要,不是从神来的我们不要。

(2)有两种人,第一种人凡事先透过思想分析,不合逻辑的就不要。但这样的人信了主,也是有灵的,灵帮助他分辨是否出于神,若不是出于神的他也不要。但这样的人有什么问题?就是凡他能接受是出于神的,全都要先通过他的头脑、合他的逻辑,所以上帝顶多跟他的分析一样大。但第二种人呢?他先问是否出于神,然后才问是否合逻辑。当他的思想说:「这不合逻辑」,正要取消它时,他的灵会告诉他:「等一下,若是出于神,不合我的逻辑也是可能的。」

我发现圣经里为神做大事的都是第二种人:像摩西过红海,乔舒亚绕耶利哥城,戴维战歌利亚,彼得在水面上走,全都是灵、魂、体次序排列得对的人,他们灵的运作在思想逻辑分析之前。

以前我是第一种人,我的神学是在我逻辑的框架里,上帝好小。加州回来后我开窍了,成为第二种人,不再用理性去限制神,所以才能越过狭窄的逻辑,开始有正确的世界观,认识灵界与超自然的真实,有信心开始去经历神的奇妙!

以前有人读约翰福音第九章时问我说:「牧师,主耶稣使瞎眼的看见,为何今日未见瞎子得医治?」我非常生气,便说:「谁说没有?!我们都是属灵的瞎子啊!」因为对超自然的事信不来,所以那段经文我就不能照字面解经,必须自己的想法寓意式地解经。

记得从加州回来后,有一次社青查经组也查到约翰福站第九章,这次我看法不同了,我说:「瞎眼的,神是有可能使他看见的。」这时在座有一年轻姐妹非常生气,怒目看我说:「牧师,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想起自己以前也为同样事生气的样子,并且想到DonRogers说的没错:那种神学辩论的怒气,背后果真可能是有邪灵的权势的,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BothAndNotEitherOr

就这样,我一面因着经历神兴奋不已,一面为教会各处来的反对声而感到痛苦与压力。有一次甚觉孤单,找不到人讲,我就对着十岁大的儿子说:「恺文,你说是吗?我们需要神的话,又需要神的灵,两者本该兼顾,应该是bothand,而不是eitheror啊!」儿子说:「爸,没错,应该去传讲!」(That’s right, Daddy, preach it, preach it!)十岁的孩子还比大人明白啊!我也从孩子口中稍得鼓励。

看果子得安慰

一次被压甚重,在教会低着头走路,相当颓丧泄气,这时负责儿童事工的姊妹走过来,轻轻对我说:「牧师,讲一点事给你鼓励。」那周教会有宣道年会,需要人特别花时间来照顾儿童,她指着贴出来的事奉名单说:「你看,所有这些自愿来帮忙的,全都是去过特会被圣灵更新的。」我看了,果真没错,对圣灵开放、被圣灵更新的,的确有生命的果子,肯为主摆上,颇值得安慰。

然而要敞开还是难啊

然而传统教会要对圣灵开放的确是难啊!从1987至今二十几年来,在各地华人教会中,这还是一个坚固的营垒。许多教会一听见医病赶鬼、神迹奇事,就说是「灵恩派」,而在许多人的观念中,「灵恩派」就是异端。

有一周末应邀去外州一教会讲道,星期六晚上的信息中我略提到两个见证,一个是我们教会里有一弟兄,以前拿过菜刀追太太的,后来生命改变了;另一个见证是有关身体得医治的。信息后长执会主席及牧师请我到办公室,问我说:「你明天不会再提这些争议性(controversial)的事情了吧?!」

又有一次,有一姊妹介绍我们夫妇同她的牧师、师母认识,在中国餐馆吃饭,聊天之中我也说到同样的这两个见证,突然这牧师转脸对他妻子说:「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家了。」于是站起来就走!我心里想,难道主耶稣不医治吗?主耶稣不是吩咐门徒去医治吗?难道教会不提医治是正统,谈医治就是异端吗?什么「派」都是人加上去的,耶稣也医病赶鬼,那么衪是什么派?但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参考太1119),要紧的是神的话怎么说呀!

不确定医治是神的旨意

为什么教会不敢为医治祷告?主要是因为对神肯听祷告没有信心,怕祷告了没有结果,神没有面子,被祷告的人也更失去信心,所以只要对医治不抱期盼就不会有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平平安安地过基督徒的日子。

许多教会并不知道神愿意医治病人。教会不教导,不去做,所以基督徒没有信心去支取,以致于很多人未能得到医治,就把无医治视为正常。我们知道神有大能,但不知道是否是神的旨意要医治,所以没有为医治祷告的信心。但通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参考罗10:17),然而没有听见怎能信呢?没有人传讲又怎能听见呢?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神是医治我们的神,(参考出15:1623:25-26;申7:13-15;诗103:3-5105:37107:17-20;箴4:21-22),病痛不是从神来的(参考诗106:15,29,30)。乔布的病是撒但的攻击,撒但来是要杀害、偷窃、毁坏,主耶稣来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参考约10:10)。神不是虐待儿女,给儿女病痛的父亲,神的心是要见儿女凡事兴盛,身体健壮,好像灵魂兴盛一样(参考约参2)。主耶稣来是要行天父的旨意(参考约6:38),而在马可福音14041节及9:22-23这两处经文,当主耶稣被问到:「祢肯吗?」主都说:「我肯。」问题是我们能否相信。有许多人说神是能,但不见得肯;又说,今天神迹的日子已经过了,圣经正典已经完成了,教会的开幕典礼已经结束,福音已经从耶路撒冷、犹大全地、撒马利亚,传到地极,使徒也已经死了,所以只是偶尔有神迹,如非洲、中国等地,其它地方不再需要了。

有些神学院如此教导,使基督徒不相信今天神仍然施行医治,我自己信主几十年,也是这种信仰熏陶下的产物,所以嘴上说相信,但骨子里并不真正相信主耶稣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不改变的。而且既然不相信超自然的事,当然也不相信有邪灵,所以宁可相信医病的见证是虚构的、是串通的、或是巧合的,听见有病得医治就说:「那必是以前医生诊断错了。」听见有死人复活就说:「那人真的死了吗?」于是和新派、不信派只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既然信了主,当然不敢说神无能力,但里面还是对神信不来,故只好改口说:「我不确定是神的旨意要医治。」结果撒但利用我们的这种心态,将错误的神学充斥在教会中说:「神有能力,但医治不见得是祂的旨意。」但这不是圣经所启示的神,神是奇妙的,是有能力的,又是满了慈爱怜悯的。长大痲疯的问主说:「主啊,祢肯吗?」主说:「我肯。」(参考可1:41)愿我们用主耶稣的这个答覆,去取消一切恶者的谎言,对恶者宣告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因着主耶稣,我还活着,因为衪说『我肯』,我今日还要得着医治!」

主耶稣如何彰显天父的旨意,看马太、马可、路加、约翰福音就知道了!过去我为拥有那么多的神学参考书而引以为荣,但有太多书却充满了怀疑,不但没帮助我建立信心,反而引发我对神的怀疑,而且曾使我对所怀疑的笃信不疑!我甚至曾在使徒行传前页的空白处,抄录了当今中外知名保守派牧师及神学家所持的,反对神今天还医治的理由,作我自己随时回答别人的标准答案。然而心中暗暗地、并渴切地在寻找,我知道必然在某地方我能寻见亮光,在某地方我能找到答案。

飞出鸟笼

我像一只鸟从小就被关在笼子里,不知道别的,只知道住在笼子里吃、喝;吃的是宗派的鸟食,喝的是传统的水,鸟笼是用黑布罩着的。到了周末,鸟被带到公园,黑罩拿掉,这鸟就高兴地唱啊叫的。然后又被罩回去,再继续吃宗派的鸟食,喝传统的水。

但这只鸟渐渐在长大,里面有个声音说:「我活着不应该是在鸟笼里。」

里面的牠告诉自己:「我并不属于这笼子。」好几次在笼子里鼓起足够的信心试着要展翅,却撞到笼子边跌下,翅膀也受了伤,同伴说:「不要那样做,还是乖乖的在棍子上荡吧。」然而生命在牠里头成长,尽管受了伤,里面还是有个力量叫牠一试再试,所以牠又展翅、又撞跌、又受伤,几乎要死。终于有一天,不晓得是谁不小心把鸟笼的门打开了,这只鸟用鸟嘴咬着门,伸出头,将一边的翅膀斜着伸出去,两爪跟上,再将另一翅膀顺势也伸出去,这时牠已全身在龙子外面了,于是脚一蹬,双翅一展,一飞冲天!牠回头看看那待了一辈子的鸟笼,对自己说:「是的,我本不属那笼子,我乃是属于天空的!」从此牠再也不回到那笼子里了!

我们正如那只鸟,关在传统及宗派的笼子里,唱啊摇的。吃的是无神迹、无医病、无赶鬼、无方言的食物,喝的是无圣灵、无大能、无自由、无喜乐的水。但神的教会长大了,有事开始在基督的身体里发生,灵里深处像那只鸟,当牠还摇、唱、吃、喝时,里面有个声音:「我不是为宗派与传统而活着。」有一从神来的东西在神儿女的心灵中烧滚着,像火山要爆发,要从鸟笼里出来!

如今有人问我:「你的事奉是什么?」我说:「去打开鸟笼!」我不怪牧师,他们也是神学院教的。我也不怪神学院的教授,因他们忠心,也已尽力,但他们所没有的就无法教人,无经历就不能真认识神,只能讲道理。我为宗派、为传统感恩,我也是这样信主得救的。但我知道,神要给的还更丰富、更多,神还要释放祂的儿女,从宗派及传统的捆绑中出来,去得自由,去回到圣经,去倚靠圣灵的能力!

昨日、今日,直到永远,主不改变

主耶稣是神旨意的彰显,若要看神的旨意,就看主耶稣吧,要看主耶稣,就看马太、马可、路加、约翰福音吧。祂医治一切疾病,来到祂面前的祂都医治。

我们所传讲的那些消极的、不信的,在圣经里都找不到!让我们拿掉宗派及传统的眼镜与耳塞,读神的话像从未读过一样地来读,不要凭自己的意思去解释,不要用自己小头脑去将神的话放在台子上解剖,乃是单纯地去明白、去认识,去跟随。

于是当我发现,主耶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参考来13:8),祂仍是医治、释放的神,我是何等兴奋!

神要在谷中行走,枯骨要从撒但的谎言中起来,捆锁得脱落,神的儿女要得自由!神不只医治,而且祂是爱,祂的名字是Jehovah Rapha(耶和华拉法):我是神,是医治你的(参考出15:26)。对神来说医治是自然的,行神迹奇事是祂的属性。思想祂的名字,思想祂的约吧,神的话说:「神医治我一切的疾病」(参考诗103:1-3),两百万的百姓中没有一个软弱的(参考诗105:37)。被蛇所咬的,一望铜蛇都痊愈了(参考民21:9)

有人说:「但那是旧约啊!」如果今日新约中无医治,那么回去旧约更好!然而今天我们有比旧约更美的约,因主耶稣宝血担当我的罪,也代替我的疾病(参考赛53:4),这经文在新约中重复了两次,一次在马太福音8:17,一次在彼得前书2:24!医治是包括在救恩里的(Healing is in the atonement),主的救赎包括医治,这一点太多基督徒不敢相信。然而这客观的恩典属于我们,我们要对神的话刚强壮胆敢相信(参考书17)!这是神的应许,我喜出望外,并欢欢喜喜把这好消息带给所有像我一样的笼中人!神不只救灵魂,祂也医治身体;祂是救主,也是医生。祂要我们凡事兴盛,身体健壮,好像我们的灵魂兴盛一样(参考约三2)。一般来说,疾病不是神的旨意,乃是从恶者来的,以及从这个罪恶的世界来的,要斥责之,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疾病离去,肿瘤离去!谢谢主,荣耀归与主!我要大胆地宣告,我们是神国的子民,教会是病痛不能侵扰的地方,主教我们的祷告是:愿神的国降临,

愿神的旨意今天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本章摘录自许宗实牧师所著《飞出鸟笼》(天恩出版),第四章。

 

【作者简介】

许宗实牧师

台湾东海化学系毕业,于美国求学时信主。在新泽西州Rutgers(罗格斯)大学念完生物化学硕士,及微生物学博士之后,曾返台任教中原大学,又返美作博士后研究。清楚神呼召后,进芝加哥三一神学院念完道学硕士,1981开始牧会至今。

现在是新泽西州传福中心(HarvestInternationalCenter)的主任牧师,这是一个注重下一代英文事工的多族裔的教会。许师母陈美津专长作心理谘商,多年来一直参与牧会及内在医治等各方面服事。他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婚,孙辈已有一男二女。着有《飞出鸟笼》(天恩出版)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