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禧年号角(微信号xnhj777)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声明:凡我自己写的博客,版权归神,可以自由使用,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注明“heheaiyesu的博客”或“和爱稣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属灵翻译】赞美、敬拜到荣耀(10)荣耀:带来启示  

2016-03-21 20:06:45|  分类: 敬拜赞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路得.沃德.赫芙琳(Ruth Ward Heflin   译者:Ruth姊妹

第10章 荣耀:带来启示

赞美诗:让荣耀运行

让荣耀带来轻省,

轻省自在在荣耀中,

让荣耀带来轻省,

在神……的灵中轻省,

我喜爱你的道路,

哦,天上的道路,

我喜爱你的道路,

哦,云中的道路。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保罗

 

荣耀带来启示,当的同在彰显的时候,你开始看进荣耀之域。

启示总是开始于主,刚开始看见的时候,启示可能很简单——有人只看见祂的脚,有人只看见祂的手,有人只看见的脸。

“得知神荣耀的光”从哪里而来呢?从“耶稣基督的面”而来,这就是我一进入服侍就开始赞美的原因。然后,我继续进入敬拜,接着,就在敬拜时,开始看见,因为荣耀带来一种恩膏能看见。我确信许多人从未见过的面。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你敬拜直到荣耀降临,你能开始看见祂的脸面。你越多敬拜,荣耀就来得越多,你就会看见越多,你会来到一个地步,就是只要敬拜,就能看见耶稣的脸面。

“得知神荣耀的光来自耶稣基督的面”。因此,我们必须成为看见的面的人,这不只是为少数被精挑细选出来的人而预备的额外的特权,而是被赐给我们中的每个人,让我们有受膏的眼睛去看见。

五旬宗早期我们所有人都能看见的真理并未被教导,这个道理在异象上是不错的,总是只有一部分人被赐予异象。因为没有被教导,多年来,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没有看见。有一天,在耶路撒冷神对我们说话,说到全人(自然层面)的视觉、听觉、感觉。如果有人什么都听不到,我们说他是“聋子”,如果能听到一点,我们会说他是“耳背”。如果有人一点也看不见,那是“瞎子”,或者,只看见一点点,是“视力微弱”。然而,却没人教导我们在灵里都能看见。

神想要带我们看到的宝座,想要向我们显示耶稣的面,一看见耶稣,我就会被改变,每次站在荣耀中,我都会改变一点儿。每次我看到的面,就渴望更像就是榜样,就是在荣耀中,我才看到,渴望像

也许,在荣耀之外,人们也有种普遍的渴望要变得像祂。但是,在荣耀中。我知道像是什么意思,我知道祂的恩慈是什么样子,我知道祂的圣洁是什么样子,我知道的爱是怎样的,我知道祂的怜悯是什么样子。在荣耀中,我能以任何其它方式都无法达到的方式认识祂。

希望我们受膏能看见,凡以西结看见的,凡启示者约翰看见的,你和我也可以看见,我们只是没有得到足够的关于在圣灵的领域看见的教导。神向我显示,如果人们都被教导,看见的面是很容易的,在夏季营会中,我尝试这样去教导。

格拉迪斯.费森(Gladys Faison)姊妹十五或二十年来一直参加我们的聚会,就在那周中的一个晚上,哭泣地来到讲台上。

“费森姊妹,你为什么哭?”我问。

“我如此蒙福,”她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挣扎,想要看见,一直在挣扎,想看到天国,也一直在挣扎,努力进入永恒的事情。这一周,当我们持续在灵里歌唱的时候,每天我都能看见主,看到天国,这些很容易就都来了,我从不知道这是如此简单。”其他好几十个人也有类似经历。

我有时会去到有几百人的教堂,他们没有见过的面,但会众起立敬拜十到十五分钟后,就至少五十人第一次看见

为什么那一刻来得如此容易呢?因为他们已经被教导能看见,自己也希望看见,当你期望看见,就开始真的看见了。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我们众人既然敞着面,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哥林多后书3:17-18

 

无论你在在神里经历过什么,没有什么比能看见的面更让人激动的了。在荣耀中,你可以逐渐学习如何进入,学习如何更频繁地看到的面,这样,祂的面,不再是令人如此难以捉摸。你再不是透过玻璃模糊地看到,而是面对面地看到

记得有段时间我非常渴望看见祂,我的一些朋友已经面对面看到祂了,而我没有,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我希望有人在研讨会上教导这个主题,我实在渴慕,如此饥渴,要看的面。当祂亲自教我怎么做的时候,我充满了感激。

我还记得,在那些天里,我的朋友兼助手艾琳会哭泣,因为大家都有异象而她没有,现在启示的灵如此美妙在她里面做工,以致于与她一起聚会实在是件乐事。

如果你赞美直到敬拜的灵降临,如果你敬拜直到荣耀降临,就会看见主。祂会以许多奇妙方式来向你显示祂自己,你会越来越清楚地看见祂,越来越亲密地地认识祂——直到你的心因着对祂那么多的爱开始沸腾起来,以致于最后你可以写出你自己的《雅歌》。

多年来,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圣经中多次说,寻求我的面。”自从成为敬拜者,我已经学会,从的面上可以看到神的意志和旨意,当你仰望的面,你就知道的目的、心意、愿望,看到的心。

我曾经看见的面,看到全地的收割;我曾经看见祂的面,看到整个世界的地图。

约翰的经历对我们而言,是个很好的例子,祂所看见的任何事情,我们也能看见,启示录每一章几乎都有“我看见”这句话。

 

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启示录1:12

 

约翰转过身来看到了,感谢神让我们转过身就看见了荣耀之域。一些人厌倦变化,另外一些人害怕变化。他们会说:“不要再要求我,为了看到神再进一步的转身了。”即使也许再有一丝的转身,他们就能进到看见神的地步。在谈到寻求神这件事上,不要厌倦付出个人的努力,约翰转过身来就看见了。

他看见了什么?看见了七个金灯台。在这一章的结尾,我们得知七个金烛台实际上是七个教会。假如你在看到主这件事上有问题,你需要知道这一点:就是祂总是可以在的子民,在祂的会众中被发现。有时,人们会经历极其苦痛的生活,这时他们背上了重担,经历了极重的试炼,于是就逃离教堂和宗教,从他们所爱的人中逃跑。

“我受够了,”他们会说,“我实在是受够了。”

但你总会发现在教会中间,无论她是多么地不完美。这是想要被发现的地方,这就是会被发现的地方,也就是将要被看到的地方。因为祂喜悦教会,为教会舍己。

与耶稣见面,地点并不重要,无论是一座哥特式大教堂,还是郊区一所简陋的房子都是可以的。因为教会,祂永远可以在教会之中被发现,如果你想看到主,就到教会中来寻找吧。约翰转过身来,看见七个金灯台。

 

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启示录1:13-14

 

我曾看进这燃烧如火焰的眼睛,感受到耶稣的爱如火燃烧。这爱情之火不能熄灭,直到为世界所定的所有旨意,都应验了,对人类的灵魂,失丧之人所倾注的热情永远不会减弱。我曾经看进的眼睛,看到了世上的列国,我曾经看进的眼睛,看到了心中的呼喊(这呼喊取决于不同的时期以及在世上发生了什么)。

如果你想看到神的心,就看进的眼睛吧,你会看见的心,知识和智慧都来自的眼睛。

你可能会看见的嘴或其它外貌特征,然后,当你在面前等侯,可能向你显示其它的事情——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对祂想要向我们显示的,我们并不总是有时间去领受)。祂可能会向你显示天堂一部分,可能会向你显示祂美丽的玫瑰园,祂爱的花园,远超印度克什米尔的夏利马尔花园,或世界上任何其它有名花园,在这里,玫瑰花上没有刺,鲜花也永不凋零,祂也可能向你显示天上繁花盛开的大树。

祂可能带你到天上的音乐厅,当我看到那音乐厅时,它就像那些巨大的图书馆,书籍堆得高高的,借着在轨道上移动的梯子才可拿到它们。我看见天使们把书稿拿出来,把它们投入那些对主唱新歌的信徒口中。你可能会看到一位天使正在记下一些新歌,并准备好分赐给你。

还可能向你展示,祂为那些爱祂的人所预备的一切美丽的事物。

也可能带你到天上的指挥室,并向你展示那一刻,祂是如何指挥天使们的行动的。你可能会看见天军被差遣出去,看见祂差派特定的天使去帮助世界上特定的区域。

神向我显示了天上那么多奇妙的事物,我印象最深的事之一,就是天堂没有障碍,也没有边界。在自然界,你不需要走多远就会遇到一些屏障,但是,当你在进入灵里,进入天上,就不再有障碍,也没有边界,在你身边的每一个方向上,总有数百万英里等着向你展开。

很多人都曾分享过他们在天上的经历,其中包括我的叔叔,威廉.沃德博士(Dr. William A. Ward,就告诉我们他在天上的奇妙经历,他一次又一次被提进入天上,神想要我们所有人都被恩膏去看见那景象。

 

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

 

但是,这并不是思想的尽头。

 

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10节)

 

神想要我们住在启示之域,而我们只有住在荣耀之域时,我们才能住在启示之域。

 

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因为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以赛亚书40:5

 

时侯快到了,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神荣耀的启示。在这些日子里神会向我们走来,向每个人个别地彰显的荣耀、能力以及自己。

有一次在耶路撒冷,人们看见主,我们经历了这种情形有好几周时间,人们不仅是在异象中,而且是个人亲自看见主,以肉眼可见的形体来到了他们中间。人们看到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中行走,和他们说话,并且很多荣耀天使造访我们,人们坐在天使旁边与之交谈,天使同他们站在一起,服事他们,他们能谈论这些经历好几个小时,这一切都在荣耀中发生。

你可能会说:“路得姊妹,尽管如此,我还不够属灵能看到这一切,我是一名新信徒。”但我们却常常发现,新的基督徒其实更容易进入这些,因为他们什么都没学过。在许多人脑海中,这些是为少数选定的人预备的。我自己多年来愿意在生活和旅行中倾听神的声音,并没有看见异象。但是,自从神唤醒我,使我明白,我不仅需要听到还需要看到,明白这一点以后,我的生活得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丰盛。

在自然层面上,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失明更糟糕的——因为不能看大自然的美景。对于基督徒而言,看不见而盲目行走,同样糟糕,看见神是神对我们说话的方式之一。

因着神的荣耀被启示出来,我们不需要盲目行走。如果我们有信心相信人们得医治,如果有我们有信心得到财务供应,如果我们有信心去到列国,难道就没有信心在敬拜中相信能看见神的荣耀吗?难道神没有说:“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吗?”(约翰福音11:40)神要我们以这种方式受膏,内心渴望看见神的荣耀彰显。

这些年来在我们的营会中,荣耀的天使照访我们。我们曾经历在夜间神的荣耀降临中服事人,荣耀的王就在这里,就如神应许的那样,并且,在末后的日子里,我们将更多地目睹的同在和的天军的同在。

当你在赞美中抬起头来,被圣灵提升进入敬拜时,荣耀的将进来,为你争战,你的事工和个人生活因此轻省自如,而且越来越多地看见的天使、天军在我们的聚会中,直到的到来。神的荣耀得以被启示出来,凡有血气的都将有目共睹。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有效的代祷者,就必须知道荣耀之域,否则,你就会生活在个人认知的领域里,将大部分时间花费在为所有错误的事祷告。但当你步入圣灵的领域,祂会向你显示你的目标是什么。

有一段时间,一位澳大利亚驻特拉维夫(TelAviv的外交官每周末都来耶路撒冷参加我们的聚会,那时中国国门刚刚打开,中东地区活动频繁。他有权接触外交邮件,从摩萨德(以色列情报部门)、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的情报部门,还有澳大利亚,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得到情报信息,他的工作是就最新的信息和动向给堪培拉外交部发回电报。他告诉我们,聚会中我们在灵里祷告,得到关于中国的信息,比外交邮件要提前半年。

一天,我们正在祷告,神向我们显示叙利亚将卷入黎巴嫩战争。在此之前,她并没有积极参与,而是一直在自己的领土上保持克制。

这人对向我们显示的很兴奋,希望采取行动。他不能发电报,像这样说:“我在锡安山的一个祷告会里,神向我们显示异象,于是知道了叙利亚即将参战。”他需要更具体的东西,于是仔细地搜索当地的新闻,寻找任何能证实这个启示的信息。

一两天后,当时的以色列梅纳赫姆.贝京总理(Prime Minister Menachem Begin发表评论,认为叙利亚开战在即。有了这些新信息,这名外交官就去对大使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将此消息发给堪培拉了。”

“这只是即兴发言而已”,大使回答说,“我们可不能将情报建立在这些随便的发言上。”(当然,我知道梅纳赫姆.贝京从不即兴发言。)

我们的朋友试图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施压,但大使回答说:“听着,今晚我会与几位大使共进晚宴,让我先试探性地接触一下,我们明天随时都可以发消息。”

第二天早上,大使一走进办公室就说,“发送消息吧!”

几天之内后叙利亚就参战了。

在无数类似的情况中,圣灵都非常信实。神想要我们的赞美、敬拜把我们带入荣耀和启示之域,好让我们能有效地祷告。

就在达拉斯的金融危机暴发之前,我被介绍给一对富有的基督徒夫妇。在达拉斯/沃斯堡机场,我和他们面对面坐着,分享着起飞前的茶点,这时我开始看见一个缠成一团乱麻的红色毛线球,我无法分辨哪是头,哪是尾,但一瞬间我就知道这球代表了他们的财务状况,于是我开始向他们描述这个异象。

“我看见缠成一团乱麻的红色毛线球,神向我显示这是你们的财务状况。它是如此纠结不清,你们不能分辨哪是头,哪是尾。”

 “我现在看见神的手伸过来,抓住这线的尾端,理清了一切。”

我这样说完,泪水却充满了他们的眼睛,短短的几分钟内神就服事他们生活的需要,这一切来得太容易了。

在休斯敦,一个朋友在午宴派对上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们,当我端着盘子坐下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德州牛肉。然而,我一坐下,就看到了一个有关坐在我身边女士的异象,我看到有三四个箭头从两边射入她的心脏,我向她描述了我所看见的。

然后我看到伸手过去,将箭头一颗接一颗地拔出来,短短一瞬间的功夫,这些箭头就在我眼前被取出来了。

我尽可能迅速地给她描述异象,描述神做的工作,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流下来,一切都好简单啊。

有一次我打算离开中国,直接飞回耶路撒冷。对我说:“我想要你去日本,你没有时间在那里事奉,但我要差遣你见一个将在许多会议上发言的人,我要你告诉他该讲什么。”

“你派我去见谁呢?”我问

让我想起两年前,我和苏珊花了一点时间在韩国的祷告山与崔(子实)姊妹在一起。她不会说英语而我们不会说韩语,不过,就像许多韩国人一样(因为韩国以前被日本占领),她会说日语。一位正在那里访问的日本弟兄正好在场,于是崔姐妹对他用日语说,那位日本弟兄再将她的话翻译成英语。

我唯一能记住的,有关那位日本弟兄的事,就是他告诉我们,他刚刚在成田机场和东京之间建了一座教会(可以打比方类似他刚刚在洛杉矶和圣地亚哥之间建了一座教堂)。现在,告诉我去看望这人,我却除此之外没法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

我飞到东京,直接去了一家机场酒店,拿起电话,开始给这个地区的教堂打电话。我首先打到了浸信会,告诉他们我是谁,告诉他们我来自耶路撒冷,曾在韩国见过一个日本人,他在过去的几年内在成田机场和东京之间建造了一座教会,可能是五旬宗或灵恩派的教堂。他们帮不上忙,但给了我神召会的电话号码。

于是我打到神召会,他们不认识我在寻找的弟兄,也不知道他的教会,但他们知道一位进入灵恩派圈子的弟兄,把那位弟兄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我打电话给那位弟兄,又做了一次同样的自我介绍。

“路得姊妹,”他回答说,“虽然我从未与你谋面,但我们中一些人去过耶路撒冷,并在你的圣经学校学习过。我知道你所说的那位弟兄,可以给你他的电话号码。”

谈话结束后,我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弟兄”,我说,“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们两个是来自耶路撒冷的姊妹,几年前曾在崔姊妹的祷告山遇见你。”

“哦,是的,我还记得你们,”他回答:“我经常为你们祷告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嗯,我在机场,”我告诉他:“我这里有一个从神而来的信息给你,我来日本就是为见你。”

“哦,姊妹,我实在很抱歉,”他说,“我正准备离开参加一个会议。”

“我知道”,我告诉他。

“你知道?”他问,“好吧,我现在就整理行李,这样就可以在今天晚一点儿离开,你能快点过来吗?”然后他引导我如何坐火车。

还在从香港起飞的飞机上,我就曾问主:“这人应该在会议上传讲什么信息呢?”祂让我想起,在离开耶路撒冷前一天的祷告时,他对我说:“歌舞伎”(Kabuki)。

“歌舞伎”,我知道是一种日本艺术形式,是一种传统的戏剧。但是,当神对我说“歌舞伎”的时候,我并不认为祂在谈论戏剧,祂是什么意思呢?

那时,在我们耶路撒冷的团契中有一位日本弟兄,我想:“有时间一定要记得问问这位弟兄‘歌舞伎’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忘了。

现在在香港飞往东京的飞机上,我再次问神祂要传达什么信息,祂再次对我说:“歌舞伎”。

我问飞机上的日本空姐:“‘歌舞伎’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是一种经典的日本戏剧。”她说。

“嗯,”我说,“我知道这是一种经典的日本戏剧,但是,‘歌舞伎’(Kabuki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她想了一会儿,然后回答说:“‘Ka’是指‘歌曲,’‘Bu’是指‘舞蹈’,‘ki’是指‘艺术’。”

我立刻就明白了,原来神说的是关于赞美神的歌曲和舞蹈艺术。

我到了火车站,与那位弟兄会面,他带我回到了教堂,他和妻子住在与教堂相连的房子里,我们一边喝日本茶,一边简单地聊了聊我的中国之行和以色列。

喝完茶,他已经准备好言归正传,他问:“姊妹,你为什么来呢?”

“我来这里,”我告诉他,“是为了给你在会议上发言的信息。”

当我说到“会议”的时候,他似乎很惊讶。

“这是我第一次受邀在会上发言,”他告诉我,“但我还受邀参加其它的会议,是什么信息呢?

“复兴日本的答案,”我告诉他,“可以在一个日语词——‘歌舞伎’中找到。”

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我,可能正在思考这种日本戏剧。

于是我一个音节一个音节重复这个词:“‘Ka-bu–ki’——赞美的歌曲和舞蹈艺术。”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开始噙满了泪水。

“我一直为这次会议的信息祷告,”他说,“每次祷告,神都对我说到唱歌和跳舞。我告诉,我知道歌唱将在日本复兴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我可不要这种不敬虔的舞蹈。每次祷告,我都得到相同的答案,但每次我都拒绝了它。”

神大老远地把我从耶路撒冷经由中国带到那地方,就是为了告诉他,日本的复兴可以藉着唱歌和跳舞来到。

我发预言来服事他,然后他把我送回火车站。我回到机场酒店,拿起我的包,登上下一班飞往耶路撒冷的航班。

启示的灵在荣耀彰显中做工,那荣耀向我们揭示眼睛没有见过,耳朵没有听过的。

 

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哥林多前书2:7

 

有一种智慧是神预定我们得荣耀,保罗说,我们讲说这种智慧。通常我们希望讲说它,想要说讲它,但保罗说我们已经在做了。他说,我们正在讲神奥秘的智慧,我们甚至讲隐藏的智慧,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

 

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哥林多前书14:2

 

所以,每次我们用方言祷告,是在做什么呢?我们在讲说奥秘,讲神的智慧。你认为微不足道的这些话,实际上是在讲说神的奥秘。即使你没有挣到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美元),你还是可以讲述神的奥秘。是的!你可以的!我们讲述神奥秘的智慧,是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

当我们说方言的时候,当我们讲述奥秘的时候,是“没有人听出来”的。很多时候,人们用这段经文来批评说方言,但使徒保罗在这里不是在消极地使用它。他说,这其实是加分项,他实质上是在说:“感谢神,没有人能听出来;感谢神,你的悟性在这里没有果效;感谢神,你不仅活在你的逻辑里,你正在进入到灵人,是你的灵正在说话,是你的灵在祷告,是你的灵正在理解。”

神的计划是眼睛没有见过,耳朵没有听过,人心没有想过的,神籍着圣灵显明了。

然后,我们正进入神的启示,籍着祂的灵神向我们启示。什么启示给了我们?眼睛没有看见的;什么启示给了我们?耳朵没有听过的;什么启示给了我们?人心尚未想过的。神籍着启示使我们知道同样的奥秘,这奥秘是我们以不知道的语言讲述的,并且,就在这些语言之中有被隐藏的智慧。忽然间,我们发现自己开始讲出智慧,因为这启示开始来到我们的生命中。

如果你想活在超自然的启示领域,多用方言祷告吧,多在灵里歌唱吧,你是在供养那水井,你向能释放信息的水井歌唱,你会在启示的知识中流动。这样的事情也许没有发生当下,因为这时候你不需要启示,当你遇到需要启示的状况时,这事情就会发生。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女孩时,我去往香港侍奉主,我在全备福音商人团契与一群富有的男人同工,他们中大约有五十个人是百万富翁。他们中某个人常常会就商业上的问题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什么啊?我才十八岁,一个月管理的钱财不超过五十美元,我没有商业经验。但神曾应许我,如果我寻求祂的面,祂就是我的智慧。

一次又一次地,我坐下来倾听神给我的答案,会感到万分惊讶,就好像别人在透过我回答问题一样。可是我听到的确实是我的声音,是我亲口说的,但这些话语是启示的话语。我做了很多方言祷告,这样,当我需要的启示的知识的时候,启示的知识就会就在那里。

神也会把启示的知识赐给你。启示的知识,不仅可以应用在属灵事情的领域中,也可以应用在自然事情的领域中。

我们透过灵里的祷告到达启示的领域,这方面无论做多少也不够。我总是在灵里祷告地不够,我喜欢定期教导在灵里祷告的主题因为我思绪纷乱时就会发现自己夜晚醒来时正用方言祷告。

如果你想住在启示知识的领域,就需要在奥秘中讲说神的智慧,神已经藉着祂的灵向我们启示奥秘。那些首先在奥秘中讲说智慧的人要来到理解这智慧的地步,为什么呢?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

关于神有一些事情是我们都喜欢了解的,但我们应该在圣经的那部书里查考这些事情,或者应该在圣经中的哪部分中查找它们,却是毫无头绪。词语索引和其他研究工具有帮助,但对我们有时在灵里关注,想让神回答的事情,却无济于事。但是,感谢主,我们有圣灵,祂是一位研究员。

大学教授撰写论文时,会让手下的研究人员进行背景的研究工作,并预备材料,作者呢,只是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把它们聚集组合在一起。我们也有这样一位圣灵,祂也为我们搜寻深奥、隐藏的真理,他比目前最强大的计算机更好。

神向那些寻求祂,在圣灵中祷告,让启示来临的人显示超自然的、启示性的知识,我们讲述神奥秘的智慧。“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

 

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哥林多前书2:11-12

 

我想鼓励你要比过去更多地在灵里祷告和歌唱。我曾在北卡罗莱纳州卫理公会教会讲道,我一遍又以遍地鼓励一位来访的牧师用方言祷告,他说:“我这周用方言祷告比我十年来,首次经历方言后说得都要多。”

神不仅把方言作为恩赐给我们,也是为了让我们在神的国有果效。我们需要成为在灵里祷告、歌唱的人。我们能用方言赞美,我们能用方言敬拜,我们也能用方言站立在荣耀中,如果我们这样做,启示就会来临。

我知道,在灵里唱歌将会成为那即将到来的复兴的伟大部分,会有那种整全的聚会,全体会众站在荣耀中,在灵里敬拜神。

从神对我说这事的那天起,我每天都在灵里歌唱。很多朋友在灵里唱得非常优美,听起来几乎就像天上之歌,起初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在灵里歌唱,因为我唱得并不像他们一样优美。但我定意,不论怎样,我都要在圣灵里天天歌唱,直到以这种方式我降服于圣灵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当神向我们揭示一个属灵真理时,我们必须在那里面流淌——即使以最基本方式——直到我们在这个恩赐上成熟起来恩赐并不需成熟,但我们降服于圣灵的能力,以及在它里面流动是需要成熟的)。

我曾经不是很有异象的人,另一些人具有异象和启示,我总是非常激动地听到神向他们显明的。我清晰地听见过主的声音,但没有得到个人异象,部分原因在于没人教导我们相信它。我们必须在敬拜中操练信心,为了救赎、医治、圣灵的洗和财务奇迹操练信心。但是,我们很少被教导应用信心迈向荣耀之域,使我们可以看见、认识。

另一个问题是,我从未寻求去看见,当我寻求的时候,就开始看见了,之前我一直没有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我误解了耶稣对多马所说的。

 

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翰福音20:29

 

我接受了这个事实,如果我没有看见也没什么不对。许多年后,神开始挑战我去看见,祂让我知道,这节经文与我灵里的看见并没有关系。

今天神所做的并不是全新的,但祂正在为了更多人这样做。我们过去常常满足于在一场特定聚会中有一两个人被祝福,我们满心欢喜地回家,是因为王姊妹蒙受了祝福。现在,神在做一件新事,祂想要我们都有同样的经历。在自然层面上,我们都可以坐在电视机前,转到同一频道,观看相同节目。在荣耀之域,我们都能有共同的异象,我们都能有共同的启示,藉着神的灵,我们都能看见、认识、感知,让荣耀提升你进入启示之域吧。

多马的情况是不同的,他试图让来证明一些东西。寻求异象,你将得到异象。

苏珊是圣公会信徒(Episcopalian),从她被圣灵充满的那一刻就开始有异象,籍着异象,神教导她圣经。有一天,她对我说:“路得,你确实看见异象。”

“哦,不,我没有,”我回答:“我没有看到异象。”(有些人几乎以没有见到异象而骄傲:“其他人才需要这些呢,我不需要帮助或神迹,帮我从神听到。”)

“哦,不!我没有看见任何异象,”我断言。

“是的!你确实看见异象。”她坚持

“不,我没有。”我固执地坚持,

“为什么,那么,”她问,“当你发预言时,我不是听你说:‘我看见什么什么’了吗?”

我不得不思考了一会儿,我知道自己在说没有看到的时候不是在说谎,但我在发预言时说看到也确实也不是说谎。“好吧,”我回答说,“我看见了,但我也没有看见。”

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要把神已经赐给我们的东西解释明白,就像这样:“我看见了,但我也没有看见。”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注意当我发预言时正在发生什么,然后我就明白她是对的。虽然异象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当我向一些人发预言时神给我了帮助,异象将我要说的揭示给我,异象是神向我们说话一个重要方式。

 

我要站在哨岗,立在城楼,留心看耶和华在我里面说什么,……耶和华回答我说:“把异象写下,记在泥版上,使读的人容易明白,(哈巴谷书 2:1-2 新译本)

荣耀带来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